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erdade的博客

Elibera

 
 
 

日志

 
 

陈扬一开口,广州人都笑了。  

2010-07-28 21:39:57|  分类: 岭南拾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7-12 15:22:09)

标签:

杂谈

分类:『雜碎記錄』

关于广东话,关于陈sir的言论:

 

陈扬五论
    
     (一)阴谋论
    
     与文化相比,力量更大的是利益。但利益越大,风险越大。这次粤语风波决不是空穴来风,只是鬼拍后尾枕,操作急了点又装了点。
    
     (二)上星论
    
     看到市政协提案委副主任纪可光对广州电视台兴普废粤提议的论据,作为一个在广播电视行当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电视人,我不禁哑然失笑。广州又不是在南极洲,要走出去难道只有电视上星一条路吗?须知星好上,地难落,上星电视频道经营难于上青天,这是电视行业里面众所周知的事。不知道纪可光副主任知不知道:全国那么多上星电视频道,活得好的有几个?有多少上星频道成了电视台的负担?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要紧,就怕芝麻西瓜一块丢,那就真是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
    
     (三)CHANNEL论
    
     电视台的采编播团队不是电脑,按一下鼠标就说广州话,再按一下鼠标就说普通话。按纪可光的设计,广州电视台必须先要辞退大批说粤语的采编播人员,然后再聘请大批讲普通话的采编播人员。拔掉本地文化的针头,本地文化的血液如何输入普通话电视媒体?当然你可以说,让说粤语的采编播人员说普通话啊。对不起,你说不咸不淡的广州话,广州观众包容你,但是如果你说不咸不淡的普通话,你看看普通话观众包不包容?遥控器在观众手里,0.3秒就可以转一个台。
    
     (四)收视论
    
     纪可光认为,为追求收视率而用粤语是“因噎废食”。这使我惊心动魄地想起了一句很老很臭的话: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上世纪80年代,广东珠江经济台的改革拉开了整个中国广播电视改革的序幕,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确立收视率收听率的节目评价体系。毫无疑问,的确有为了追求收视率而粗制滥造的低俗节目,但这与粤语节目风马牛不相及,而且就算这样,你该否定的是低俗而不是收视率评价体系啊。这是基本逻辑。我很有兴趣跟纪可光探讨一个问题:假如当年马克思的书一本都卖不出去,世界会变得怎么样?
    
     (五)和谐论
    
     解放以来,广州街坊与大量南下大军转业干部和他们的家属和谐相处,改革开放以来,老广州人与数量更为庞大的南下大军和谐相处。见了不会听广州话的人,广州人会第一时间转CHANNEL改口说普通话。什么叫大度?什么叫与人为善?什么叫和谐?这就是!广州之包容不是浪得虚名。说实话,就算把广州电视台的节目全部改成普通话,广州话也灭不了。因为这是我们的母语。之所以群情激奋万众一心,是出于对广州的热爱,而有人调戏了我们的文化尊严。 

 

原文:

陈Sir扬言(第296期)

 

    与文化相比,力量更大的是利益。但利益越大,风险越大。

    前段时间政协推出一个网上调查,撑粤语的反应之热烈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因为广州人一向不问政治。后来有人出来澄清,网上热浪才告稍退。没想到昨日这个话题风云再起,而且热度超过橙色高温预警信号。纸媒、网站、论坛、微博,群情激动,真是万众一心撑粤语,齐齐要讲广州话。

    广州民众的表述从来没有这样激昂,更不要说对粤语文化保育的共识如此一致。更令人感动的是,很多表示撑粤语的人士,点明自己不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这充分说明了文化多样化已是各阶层共识,而文化生态危机的确不是危言耸听。

    看到市政协提案委副主任纪可光对广州电视台兴普废粤提议的论据,作为一个在广播电视行当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电视人,我不禁哑然失笑。广州又不是在南极洲,要走出去难道只有电视上星一条路吗?须知星好上,地难落,上星电视频道经营难于上青天,这是电视行业里面众所周知的事。不知道纪可光副主任知不知道:全国那么多上星电视频道,活得好的有几个?有多少上星频道成了电视台的负担?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要紧,就怕芝麻西瓜一块丢,那就真是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

    此外,电视台的采编播团队不是电脑,按一下鼠标就说广州话,再按一下鼠标就说普通话。按纪可光的设计,广州电视台必须先要辞退大批说粤语的采编播人员,然后再聘请大批讲普通话的采编播人员。拔掉本地文化的针头,本地文化的血液如何输入普通话电视媒体?当然你可以说,让说粤语的采编播人员说普通话啊。对不起,你说不咸不淡的广州话,广州观众包容你,但是如果你说不咸不淡的普通话,你看看普通话观众包不包容?遥控器在观众手里,0.3秒就可以转一个台。

    纪可光认为,为追求收视率而用粤语是“因噎废食”。这使我惊心动魄地想起了一句很老很臭的话: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上世纪80年代,广东珠江经济台的改革拉开了整个中国广播电视改革的序幕,最重要的内容就是确立收视率收听率的节目评价体系。毫无疑问,的确有为了追求收视率而粗制滥造的低俗节目,但这与粤语节目风马牛不相及,而且就算这样,你该否定的是低俗而不是收视率评价体系啊。这是基本逻辑。我很有兴趣跟纪可光探讨一个问题:假如当年马克思的书一本都卖不出去,世界会变得怎么样?

    解放以来,广州街坊与大量南下大军转业干部和他们的家属和谐相处,改革开放以来,老广州人与数量更为庞大的南下大军和谐相处。见了不会听广州话的人,广州人会第一时间转CHANNEL改口说普通话。什么叫大度?什么叫与人为善?什么叫和谐?这就是!广州之包容不是浪得虚名。说实话,就算把广州电视台的节目全部改成普通话,广州话也灭不了。因为这是我们的母语。之所以群情激奋万众一心,是出于对广州的热爱,而有人调戏了我们的文化尊严。

    我深深知道,与文化相比,力量更大的是利益。但利益越大,风险越大。我相信,这次粤语风波决不是空穴来风,只是鬼拍后尾枕,操作急了点又装了点。我且不作漠视民意一意孤行这样的评论——— 这样的话网上大把,我也不想说什么文化多样性——— 因为我怕人家听不懂。我只想说,请大家一同承担起广州族群和谐融合的社会责任,不要再生什么是非了!(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陈扬

 

另附:

 

陈sir力撑广州话:写高考作文『以你为邻』

 

    你是谁不重要,我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而不同,这样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因为彼此相邻而更加精彩。

    你是我的邻居,就意味着我是你的邻居。我以你为邻就是你以我为邻。隔开邻里之间的不但有墙还有方言。

    小时候我的邻居大多数是讲广州话的。记忆最深刻的广州话就是暮色中妈妈们此起彼伏的呼喊:虾仔(或傻牛、大头、细妹……),返来食饭啦~

    我家隔壁住了一户客家人。他们一家人之间讲话总是讲客家话,但和广州街坊聊天总是讲广州话,尽管有些不咸不淡。久而久之,我听懂了客家话,他们家大人的广州话也越说越好了。而我们小孩子之间,当然讲的都是广州话,因为尽管父母来自五湖四海,但我们都是在广州出生长大的。 
    渐渐地广州讲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了。那一年我在五羊新城的一家很大的餐厅里惊奇地发现:几十张餐桌居然就只有我和朋友在一起的这一桌在讲广州话。而我也习惯了上班讲普通话,下班讲广州话。

    又到后来有一次,我打的,无意中用广州话和司机说:“唔该去……”没想到司机头也不回地大喝一声:“说普通话!!”。“请”字也给省掉了。我打开车门扭头就走,这是我的广州啊。

    再到后来有一次,我收到一封观众的EMAIL。他告诉我,他的孩子在学校下课的时候在走廊跟同学用广州话闲聊,受到了老师严厉的批评。

    再再后来,又有一次,有一个小孩的妈妈用流利而不是很准确的广州话告诉我,她是从四川到广州来创业的,尽管她的广州话说得不好,但她一定要孩子在家和她说广州话。我很惊讶。她说,我跟儿子说,妈妈是四川人,四川有妈妈的童年,妈妈的亲人,妈妈的朋友,但你出生成长在广州,你回到四川没有你的童年,没有你的朋友。你是广州人,所以你一定要说广州话,一定要爱广州。我听了很感动。

    一种方言,承载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一种文化。一种方言的被消失的背后必定是一种生活方式和一种文化的被彻底的弱势化。广州文化以包容著称,假如包容的最终结果是自身的被消灭,那就真的就是《东郭先生和狼》最悲哀的广州文化版本了。

    以你为邻。你是谁不重要,我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我们是谁?假若我们是敌人又相邻而住,大家都会家无宁日。假如和而不同,那我们的生活一定会因为彼此相邻而更加精彩。

 

    □陈扬

 

 08年新闻频道节目《新闻日日睇》陈sir 读报:


  某会议后,交委主任冼伟雄与学生进行现场互动。有学生发难:“我是一名外省来粤读书的学生,我听不懂粤语。每次坐公交车一和司机对话,司机总是很不耐烦。我觉得这是对我们外来人员的一种歧视。请问主任有何看法?”热烈的掌声下,冼伟雄答道:“这位同学的问题提得非常好!作为交委主任,我应负全部责任!广州公交司机普通话达标方面还有欠缺,对讲普通话乘客造成的不便,我替他们向你道个歉!今后一定会在这方面加强行业管理,争取实现全市公交车司机人人都讲一口流利普通话的目标!”


陈sir照住读完之后,发表左令广州街坊拍手叫好既高见:

    甘我想请啊冼主任,可唔可以再向我地广州既街坊道下歉呢!既然公交车既司机唔识“讲”普通话你就道歉啦!甘宜家甘多的士司机唔识“听”广州话你又道唔道歉?!唔好搞到话大细瞅先得架!讲笑遮!不过的而且确系甘样喔!广州呢?方言区嘛,司机唔识讲普通话!果位学生我就劝你唔使甘激,人地唔识“讲”就好正常既事情遮!甘你就话系歧视啦!甘如果套用你甘既说话,广大既相当一部分既的士司机唔识“听”广州话,系对我地广州人既歧视,甘唔通又监啊冼主任去道歉咩!咪遮攞黎混既遮!系咪?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