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erdade的博客

Elibera

 
 
 

日志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2009-10-20 18:26:58|  分类: 音画百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去2046祗有一個目的,祗係想返嚟揾隻麻雀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2046年,全球密布着无限延伸的空间铁路网,一列神秘专车定期开往2046。去2046的乘客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回失去的记忆。因为在2046,一切事物永不改变。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从来没有人回来过,我是唯一的一个。

 

998…997…

 

一个人要离开2046,需要多长的时间,有的人可以毫不费力地离开,有的人就要花很长的时间。

 

我已想不起我在这列车上待了多久,我开始深深地感到寂寞。

 

车长: 在我的记忆里,去过2046的人很多,从那边回来的,你还是第一人。

 

呃 呃,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离开2046的原因啊?

 

每次有人问我为什么离开2046,我都含糊其词。在以前,当一个人心里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会跑到深山里,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个洞,将秘密告诉那个洞,再用泥土封起来,这秘密就没有人知道。

 

我曾经爱上一个人,后来她走了。我去2046,是因为我以为她在哪里等我,但我找不到她,我很想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我,但我始终得不到答案。她的答案就像一个秘密,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

  

  

  

  

  

巩俐: 你不是答应我以后永远也不会来了吗?

 

梁朝伟: 我想见你!

 

巩俐: 什么事啊?

 

梁朝伟: 反正我在这里没什么发展,所以想回香港,看看有没有机会。

 

巩俐: 什么时候走啊?

 

梁朝伟: 碰巧有船,过两天就走

 

巩俐: 跟我说这些干痲?

 

梁朝伟: 我想你跟我一起走

 

巩俐: 你了解我的过去吗?

 

梁朝伟: 你不想说,我不知道也无所谓

 

巩俐: 你赢了,我跟你走

 

梁朝伟: 她用了个很婉转的方法拒绝我。在我的记忆里,那个晚上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没多久,我就离开了新加坡。

 

我在1966年底回到香港,不久因为船价加价,九龙发生骚动。我不知道自己会停留多久,我在湾仔一间公寓长租了一个房间,为不同的报纸写专栏,那时候的稿费是1000个字10块钱。开始的那段日子,生活很艰难。后来我终于想通了,为了生活,我决定什么都写。

 

火山一周日记,六国新星柳菲菲,风情万种,玲珑浮凸,深受火山孝子欢迎。

 

嘿!老兄,混饭吃当然要这么写啦!难道书摊上的书是假的啊?

 

我很快就适应这种的生活,开始懂得逢场作戏,虽然有许多只是露水情人,不过,没关系啦,哪来那么多的一生一世?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刘嘉玲:哈…哈….是真的?还假的啊?

 

梁朝伟: 我骗你干什么?

 

刘嘉玲:你真的认识我?

 

梁朝伟: 64年去过新加坡登台吧!

 

刘嘉玲:对啊?!

 

梁朝伟: 你叫LuLu

 

刘嘉玲:..以前是,现在不是

 

梁朝伟: 那你现在叫什么?

 

刘嘉玲: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梁朝伟: 1966年的平安夜,我在夜总会里,碰见了一个在新加坡认识的朋友,我们曾经混得很熟,但是那天晚上,她好像忽然不认识我了?!

 

刘嘉玲:你真的见过我吗?

 

梁朝伟: 你真的不记得啦?你说我长得像你死去的男朋友,你还教我跳恰恰。

 

刘嘉玲:再说点来听听…

 

梁朝伟: 你还有叫我陪你去赌场,你把钱都输光了,欠了一身债,后来我跟朋友凑钱送你回香港。你很喜欢跟我谈你死去的男朋友,说他是菲律宾华侨,是富家子弟。本来你想跟他结婚的,可惜他死得太早。你说你这一辈子最爱的就是他,其实在今天这种日子,我不该提你的伤心事。

 

那天晚上我跟她说了很多事,我始终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都忘了,送她回旅馆的时候她已经不省人事了。我看她醉成那样,就坐了一会儿就走了。离开她房间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号码,如果那个晚上我没有碰见她,我就不会再看见那个号码,最后也不会有2046这个故事了。

 

房东: 请问你找谁呀?

 

梁朝伟: LuLu小姐在吗?

 

房东: LuLu?我们这儿没有一个叫LuLu小姐,MiMi倒是有一个。不过她已经搬走了。

 

梁朝伟: 我几天前才来过,这么快就搬走了?知不知道她搬那儿去了?

 

房东: 不知道。你找她有什么事啊?

 

梁朝伟: 呃!没事。她把房间钥匙落我那儿了,我想还给她。

 

房东: 你交给我就可以了

 

梁朝伟: 谢谢你

 

房东: 你想租这间房?

 

梁朝伟: 我刚从外地回来,还没找到住的地方。看着有房间空着,所以问你一声。

 

房东: 你别看我这边是个小旅馆,但是我们的客人都是规规矩矩的。你是干什行的?

 

梁朝伟: 我在报馆写东西。

 

房东: 喔…你是文艺界的朋友啊?哈….哈…你别看我干这行啊,以前我也是干艺术的。

 

梁朝伟: 是吗?

 

房东: 从前在哈尔滨啊,我是学声乐的,我是唱男高音的tenor!哈…那好!租给你啊,那我就放心了。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梁朝伟: 越快越好

 

房东: 啊?可是..那可不成。我想把2046装修一下,反正2047是空着,你先进去看一下。

 

梁朝伟: 还是不要了,等你装修好再看吧

 

房东: 唉….你怎么单挑这一间啊?

 

梁朝伟: 可能是房号的关系。

 

房东: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啊?

 

梁朝伟: 开个玩笑而已

 

房东: 呵..我看这样好了,你先进去看一看,要是可以呢,你就搬进去住。等2046装修好了,你再决定是不是搬过来,你看怎么样?

 

梁朝伟: 我先看房间吧!

 

房东: 嗯..好啊!请..

 

梁朝伟: 搬进去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前一天晚上,LuLu在她房里,被他男朋友捅了几刀。那个男的是夜总会的鼓手,LuLu很喜欢他,说他像一只没有脚的小鸟。其实这么多年来,LuLu一直在找她那没脚的小鸟,虽然总是悲剧收场,但她并不介意,因为无论如何,她依然是戏里的女主角。

 

王菲: 好的…好啊…去吧…我们去看一看…我们去吧…我跟你去…好,我跟你去…好啊…我明白了…明白了吗?我明白!我明白啦!(笑)我明白了…我真的可以去吗?我可以去呀…好啊…我明白了…明白了

 

梁朝伟: 没多久。2046终于装修好了,但我已习惯了2047。我经常听到有人在隔壁咿咿呀呀的,还以为有新的房客搬了进去。原来是酒店王老板的女儿。

 

王菲: 请带我去吧…当然…当然去呀…好…我们去吧

 

梁朝伟: 我很好奇她究竟在说什么?后来伙计告诉我,那是日语。原来那个王小姐一直有一个日本男朋友。

 

王菲: 你跟司机说这里是嘉莲威老道220号

 

木村: 嘉莲威老道220号

 

王菲: 嘉莲威老道220号,从康夫里斯道转进去..

 

木村: 再说一遍,好吗?…

 

王菲: 离芭里岛很近,但你千万别去舒里斯巴里道

 

木村: 请说慢一点…

 

王菲: 我画个图给你吧!

 

木村: 这支笔是我的

 

王菲: 那我再解释一次给你听。从康夫里斯道转进去..离金巴里道很近,但你千万别去舒里斯巴里道,明白了吗?

 

木村: 是..是..

 

王菲: 我还是画个图吧

 

木村: 嘉莲威老道

 

王菲: 嘉莲威老道 从康夫里斯道转进去..你千万别去舒里斯巴里道。你千万别去舒里斯巴里道。

 

梁朝伟: 他是一家日本公司的职员,刚派来香港的时候住在这家公寓里。

 

房东: 这个世界这么多男人,你为什么一定要找个日本人呢?你叫他滚!我是绝对

不会跟他见面的。要我同意你们的事情,除非是我死了!

 

梁朝伟: 他们在一块儿几年,后来因为王先生反对,两人被迫分开。

 

木村: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感觉吗?喜欢我?讨厌我?虽然不知道你会怎样回答,我却不得不问个清楚。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木村: 再见

 

梁朝伟: 最后那个男的回到日本,而那个王小姐,就开始整天咿咿呀呀的。

 

喂!你叫你老板轻一点行不行啊?

 

伙计: 周先生。要不,你自己跟他说吧!周先生

 

房东: 为什么要回来?我不会见他的!你要是还不死心。你滚!你跟他一起滚!

 

伙计: 我一直以为王先生把唱机音量调那么大,是因为他喜欢歌剧。原来,他是不希望有人听到他的家事

 

梁朝伟: 你长大了再来找我。长大了再来。

 

董洁: 我喜欢!

 

梁朝伟: 王先生最大的烦脑是有两个感情丰富的女儿,大女儿喜欢日本人,小女儿过份早熟,整天摸进我的房间偷酒喝。没多久,她跟一个男孩儿远走高飞了,听说那个男孩也是一个夜总会的鼓手。他走了之后,王先生的大女儿也出事了。

 

跟你老板说一声,过两天我再交房租,反正我有押金在他那儿嘛。

 

伙计: 周先生,您自己跟他说吧。他最近像吃了火药似的

 

梁朝伟: 干嘛火气那么大

 

伙计: 他小女儿跟人跑了,大女儿又进了医院,不火才怪呢

 

梁朝伟: 大女儿为什么进医院?

 

伙计: 他不肯说啊!神神秘秘的。总之,你还是别烦他了

 

梁朝伟: 就没得商量了?那你帮我给他张帖子跟他说过两天我老爸生日,和他预支礼

金,跟他扯平了。

 

不久,因为工厂劳资纠纷,香港全面宵禁。满街都是土制炸弹,那时候人心惶惶,事面萧条。我开始不出去应酬,有人说我修心养性,其实,我是在写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叫做「2046」,大致是说一群痴男怨女,千方百计要去一个叫做「2046」的地方。我尽量写得香艳离奇,乐而不淫,故事很受欢迎。很多人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要写未来的故事?其实对我来说,2046不过是一个房间号码!虽然天马行空,但是里面有我生活的点点滴滴,我将很多在我生活里出现的人物都放在故事里去。我发现在小说世界里,会变得随心所欲。

 

那一段时间,王先生的唱机一直都开得很大声,一来是因为他那两个女儿,二来是因为生意实在太差,很多房间都空着。到了九月,宵禁终于来到了尾声,大家的生活又回复正常,没多久终于有人搬进了2046。

 

 

 

 

 

 

白玲: 喂!有完没完啊!你们,大早时候就搞这玩意儿。你们快活了,别人还要不要睡啊?

 

隔壁: 别管她,继续!

 

梁朝伟: 看什么看啊?

 

阿炳: 隔壁的妞儿不错啊,有没有得商量?

 

梁朝伟: 商量个你的头啊!都快做爸爸了,还想那么嫖?

 

阿炳: 就因为老婆肚子大了,几个月没开斋了。嘿…帮我想想辄..

 

梁朝伟: 唉…也不是没有办法

 

阿炳: 那要什么价啊?

 

梁朝伟: 你有多少钱?

 

阿炳: 一百块

 

梁朝伟: 等我电话

 

伙计: 周先生…周先生…周先生…您的电话啊…

 

梁朝伟: 你也太早了吧,人家小姐还没起床呢!紧张干什么?我跟你说要排时间呢!你当人家是什么?你说来就来?你好歹也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尊重人家一点,行不行啊?好,行了!有消息再通知你,就这样!

 

伙计: 白小姐!钥匙,白小姐!回来啦?

 

白玲: 找谁啊?你!

 

阿炳: 隔壁的周先生介绍我来的!

 

伙计: 咦!周先生,回来了?今儿个赌儿赢了多少?

 

梁朝伟: 输光了!

 

伙计: 我倒赢了点

 

白玲: 嘿

 

梁朝伟: 找我啊?

 

白玲: 这家伙你认不认识啊?

 

梁朝伟: 你进人家房间干什么?

 

阿炳: 是你叫我自己进去找她的,我钱都给你了

 

梁朝伟: 我什么时候说是这间房间?

 

阿炳: 我说的是..

 

梁朝伟: 我说得是那间房间!

 

阿炳: 没说是那间啊?

 

梁朝伟: 那人家在那间房间等你嘛!不好意思啊!他总是这样。

 

阿炳: 明明说是这间!

 

梁朝伟: 怎么会是这间呢?我跟你说是左边。别吵!

 

白玲: 谁啊?又是你啊?

 

梁朝伟: 我特地来向你道歉的!昨晚的事真不好意思!

 

白玲: 算啦!回去吧!你。

 

梁朝伟: 我朋友是过份了点,但他的人不坏,就是有点抠,成天白吃白喝的。今儿个请吃饭,又有点特别闲所以才耍他一下。

 

白玲: 你们开玩笑,开我头上来有点过份吧。

 

梁朝伟: 要不是你这么漂亮,怎能耍得了他?

 

白玲: 哟!嘴巴真甜呢

 

梁朝伟: 我只是实话实说。这只是小意思!算我向你赔罪的。收下,好吗?

 

白玲: 我不要

 

梁朝伟: 你不要?就是还在生我气啰?收下吧!

 

白玲: 我不要!

 

梁朝伟: 收下嘛!我的一份心意。

 

白玲: 你不要给我嘻皮笑脸的。我说不要就不要,你出去。

 

梁朝伟: 其实啊!有事别憋在心里头,要是心里还不痛快,我那边也让你打一下。

 

白玲: 你以为我不敢呀?把脸伸过来!讨厌!

 

梁朝伟: 别这么小气嘛!

 

白玲: 你少来这一套了,我省这两巴掌不打你,算是对你客气了。你别以为我好商量。这次,我给你面子,再等到下一回,我绝对不饶你。

 

梁朝伟: 那还有下一回?我的脸还在发麻呢!

 

梁朝伟: 收下吧!

 

白玲: 不要。

 

梁朝伟: 别浪费我一番心意嘛!我特地为你挑的,先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就扔掉好了,嗯,就这样啦,我先回去了。

 

白玲: 轻一点好吗?嚷什么呀?我昨天晚上跟谁出去了?关你屁事啊。谁?大宝?你问那个大宝呀?是胖的大宝还是瘦的?是上海的还是山东的?我倒要问问你了,我认识那么多个大宝,谁知道你说是那个啊?哼!我说是呀。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呀?成!我等着你。

 

某男: 啊!你听我说嘛!

 

白玲: 你滚!你以为我那么随便啊?有我,你就不能有其它的女人,要不然咱们就散!你滚!

 

梁朝伟: 咦!那么早回来啊?今天圣诞节啊!不用陪男朋友吃圣诞餐啊?

 

白玲: 我没男朋友

 

梁朝伟: 嘿!吃夜宵吧!

 

白玲: 算了吧!你有那么多女朋友。这种日子能那样安排?陪她们吧!

 

梁朝伟: 每个都要陪,我陪来几个啊?好不好我都一视同仁,一个都不陪。走吧,出去看看别人开心,好过在房间里闷着

 

白玲: 我今天心情不好,你不怕我喝醉了发酒疯再抽你两巴掌。

 

梁朝伟: 我无所谓啦,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好,只要你打得开心就当作是圣诞礼物好了。来!走阿,走啊。

 

白玲: 放手啊。

 

白玲: 没想到今年的圣诞是这么过的。

 

梁朝伟: 你本来打算怎么过?

 

白玲: 本来我们约好了,他要带我去新加坡的,他说那边的圣诞不会这么冷,所以我连冬天的衣服都没有准备。身上的这件…还是夏天的。你去过新加坡吗?

 

梁朝伟: 我在那儿待过几年。

 

白玲: 做什么?

 

梁朝伟: 在报馆。

 

白玲: 那边好玩吗?

 

梁朝伟: 还行吧!

 

白玲: 多说两句吧!我去不成,也可以想象一下嘛。

 

梁朝伟: 你想知道什么?

 

白玲: 那边天气怎么样?

 

梁朝伟: 天气很热,一年四季都热,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夏天,什么时候是冬天。大白天道上很干净。我哈尔滨托过去的鱼翅,吃点儿..喝点儿,一混就天亮。我看那儿好好笑,矮矮胖胖的,整天穿着裙子,怕男人都喜欢那样,老了就惨啰,说到底不是自己地方,再说有点闷头。

 

白玲: 这顿酒喝得真闷。

 

梁朝伟: 要不去别的地方喝。

 

白玲: 你喜欢喝酒吗?

 

梁朝伟: 比较简单,喝醉了就睡,不用心烦

 

白玲: 今晚不陪你的那些女朋友,她们不生气啊?

 

梁朝伟: 那能整天陪我?她们得陪其它人。我只是逢场作戏,不会妨碍她们生活

 

白玲: 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那么喜欢逢场作戏?有个好的足够了,何必担误时间呢?

 

梁朝伟: 那还得找到才行,我这个人什么都没有,有的就是时间,我总得找点什么事来打发时间吧

 

白玲: 拿人家填空檔啊?

 

梁朝伟: 也不能这么说,要说我把自己借给别人。

 

白玲: 那今天晚上,算你借给我还是我借给你啊。

 

梁朝伟: 随便啦,上半夜当你借给我,下半夜当我回借给你好了。

 

白玲: 少来这一套。

 

梁朝伟: 你别想歪了,我从来没想过跟你发生什么关系。假如我想要的话,我有别的选择,我只想跟你做个喝酒的朋友

 

白玲: 你能做得到吗?

 

梁朝伟: 是很难!要不试试看!

 

白玲: 好啊!那咱们就试试。

 

梁朝伟: 去那?

 

白玲: 喝酒去。

 

招待: 嘿!周先生,怎么这么多人来?什么事这么高兴?

 

梁朝伟: 朋友请我吃一点东西,我当然高兴啦。

 

招待: 那这边..这边..里边..。嘿…炳哥,有什么喜事啊?是不是过生日啊?

 

阿炳: 生日算什么?今天啊!老周相亲。

 

招待: 呵…那可要好好庆祝一下了。呵..周先生,那今晚吃点什么?

 

梁朝伟: 这个呀你拿主意,总之要贵的。

 

招待: 蛇羹吧。

 

梁朝伟: 那就来盅蛇羹。

 

朋友: 炳哥你赢定啦?

 

梁朝伟: 记得给我放一百个心,别理他们。

 

招待: 怎么样,周先生?

 

梁朝伟: 来盅蛇羹,再来个羊肉锅,把海哥的酒都拿来。

 

梁朝伟: 哇!这个不能浪费。这全是精华

 

朋友: 喂!还摩蹭啊?两点啦,还来不来啊?

 

朋友: 我看是不会来了 -不会来了

 

梁朝伟: 我看她不会来了,这全是你害的,不然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阿炳: 关我什么事啊。是你自己在那儿瞎催嘛!又说她千依百顺,又说她小鸟依人,好了,现在碰钉子了!

 

梁朝伟: 我说是有时千依百顺,有时小鸟依人,有时也会出人意表的嘛!

 

朋友: 这..那现在怎么办啊?

 

梁朝伟: 什么怎么办?怎么办…..随便你们

 

白玲: 那后来呢….你说呀….那你要怎么谢我呀?呸!口恶心

 

梁朝伟: 开门。

 

白玲: 谁啊。

 

梁朝伟: 开门。

 

白玲: 够晚了呀?

 

梁朝伟: 哼!这玩笑开得真大呀。

 

白玲: 我今天下班下得晚。我猜…你们就散了啊。所以我就…算了!呵..嘿,好玩吗?

 

梁朝伟: 你还说,全都是你害的,我怎么知道你会放我鸽子啊?我原来想说跟阿炳打赌赢个几百块钱也好,谁知道连胡子也赔进去了。你可把我害惨了。

 

白玲: 你啊!活该。谁让你跟人家打赌的呀?老实告诉你吧!是阿炳不让我去的,反正我不喜欢你那两撇胡子,现在变成小白脸了,不是挺好的?

 

梁朝伟: 小淘气啊!捉弄我?…把我的胡子都给弄没了,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啊?就让我亲一下。哇…还咬我呀…

 

白玲: 来呀….

 

梁朝伟: 让我逮到你的话,有你受的…

 

梁朝伟: 干嘛?你干什么?

 

白玲: 刮胡子啊!

 

梁朝伟: 别搞了 你这玩意儿也不知道刮过什么东西,别乱来了,来下半场了吧。

 

白玲: 嘿!干嘛穿上呀。

 

梁朝伟: 我先回去了,我怕我腿软。我全部家当都在这儿了,明天留着坐车用…嗯..这有两百块…吶..收下吧。

 

白玲: 我不要,我又不是卖给你的

 

梁朝伟: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我把你的衣服弄破了,赔你而已..收下吧。

 

白玲: 我知道。你怕我以后缠着你,是吧?行!我收你10块,就算我便宜卖给你了,以后你想要的时候,我也这个价。

 

梁朝伟: 先回去了。

 

白玲: 再来呀..

 

梁朝伟: 嘿..我不过去了。

 

白玲: 怎么啦..今天晚上就不发作了。

 

梁朝伟: 每天兽性发作那还得了。月底了!留着几十块钱在口袋也好。

 

白玲: 没关系的,就算你欠我的。

 

梁朝伟: 还是不要,我不喜欢赊帐。

 

梁朝伟: 六点恭候八点入席,人不到不要紧,礼到就行了。礼尚往来罢了,你的帖我也收了不少。你今年不是摆了四十大寿吗?哎!待会我叫人把帖子给你送过去。你看谁的手头松动一点,给他发一张。好!就这样。

 

伙计: 哎!周先生,又要请客啊?

 

梁朝伟: 什么又啊?生日有新旧历之分吧。过了新历的,难道就不过旧历的啊?

 

伙计: 啊!那倒是

 

梁朝伟: 呃!这张给你老板。

 

伙计: 好

 

梁朝伟: 你跟他说大家都是老朋友了,礼就免了,房租给扣吧。亲手交给他啊。

 

伙计: 好!放心。

 

白玲: 这么晚了,找我干嘛呀?

 

阿炳: 喔!我刚从澳门回来。小周买了份礼物,教我送给你。

 

白玲: 你们去澳门啦?

 

阿炳: 是呀!这两天有功夫,就到澳门去玩两把。

 

白玲: 真好看!

 

阿炳: 他说他最近发了一笔横财,口袋里忽然多了几百块,所以买点东西送给你,让你高兴一下,总比输掉好。

 

白玲: 他人呢?

 

阿炳: 他能这么早回来吗?你知道他那德性,月初是穿花蝴蝶,月底是半死不活。

这次摆酒,他赚了几千块啦!那还不风流快活

 

白玲: 他一个人在那边啊?

 

阿炳: 那能啊,当然有男有女,他这个人最喜欢热闹了

 

白玲: 他一直这样子啊?

 

阿炳: 哎呀!别提他了,我们喝酒吧。对了,有件事我得提醒你,我知道你对小周好,但是别再花时间了。他这个人,不会认真的。

 

白玲: 你猜我是谁呀?

 

梁朝伟: 这么珠圆玉润的身子还能有谁?嗯…先咬一口。

 

梁朝伟: 你过来干嘛?

 

白玲: 过来干嘛?你说过来干嘛呀?

 

梁朝伟: 我以为我才会兽性大发,谁知道你发作起来比我还凶?付钱!

 

白玲: 谁让你这么长的时间不来找我的?

 

梁朝伟: 忙嘛!

 

白玲: 你少骗了你!根本不是这么简单

 

梁朝伟: 谁骗你呀?

 

白玲: 那天晚上那个女人是谁啊?

 

梁朝伟: 什么女人啊?

 

白玲: 装胡涂啊?我亲眼看见有个女人从你房里出去,她究竟是谁啊?

 

梁朝伟: 朋友啊

 

白玲: 朋友啊?那她来你房间算怎么回事啊?

 

梁朝伟: 你别管我的事好不好啊?你还是先回去吧!我还有很多事忙!

 

白玲: 我不!今天晚上我要睡在这儿

 

梁朝伟: 说了过夜可不便宜啊

 

白玲: 没关系,你要多少给你多少。我要把你包下来,我要你天天陪着我。

 

梁朝伟: 短租无所谓,长包就免了喔!

 

白玲: 为什么?

 

梁朝伟: 我不喜欢!

 

白玲: 那我会不会是例外啊?

 

梁朝伟: 不会!

 

白玲: 你对所有女人都一样,是吧?

 

梁朝伟: 也有例外的

 

白玲: 谁啊?

 

梁朝伟: 我妈!

 

白玲: 你正经一点好不好?我是不介意你有其它女人,可是我不能跟她们一样。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反正我是喜欢你了,我后来再也没有带其它男人回来过,希望你以后也别带其它女人,能答应我吗?

 

梁朝伟: 不能!

 

白玲: 好啊!我们到此为止。我不会缠着你的,你以后也不要来找我。这10块钱你拿着,今天晚上我嫖你。

 

梁朝伟: 谢了!以后有需要,随时过来找我,我照样收你10块。

 

梁朝伟: 哇..这么高兴?

 

白玲: 管得着吗?你?

 

梁朝伟: 你昨天晚上声音很大啊?

 

白玲: 我故意的,你可以带女人回家,我为什么不能带男人呢?我倒是要看你是不是真的无所谓?我不去了….你也别来了!

 

梁朝伟: 白玲搬走了以后,很快就和大宝走在一起,而我就继续我的风花雪月。有时候午夜梦回也会觉得很可惜,毕竟她曾经是我生活的一部份。但是我唯一能见到她的地方,就是在我的小说里。

 

 

 

 

 

 

 

 

王菲: 这找你的钱,你数一数吧。

 

梁朝伟: 谢啦。

 

王菲: 你一会儿会不会出去啊?

 

梁朝伟: 干嘛?

 

王菲: 如果你出去能不能顺便帮我寄这封信呢?

 

梁朝伟: 好啊!

 

梁朝伟: 王小姐回来之后,我又开始听到她的声音在隔壁咿咿呀呀的。

 

王菲: 请带我走吧,好吗?

 

房东:你是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跟那日本人来往了!你还偷偷跟他通信呢!你还要不要脸啦?你把这封信给我退掉!不退?

 

梁朝伟: 你看什么书啊?

 

王菲: 武侠小说!

 

梁朝伟: 你也看这个啊?

 

梁朝伟:下次是你朋友写信,你又不想让你老爸知道,叫他寄我房里好了,我转交给你。

 

梁朝伟: 她这次回来,我觉得她开朗了。有时候碰到了,大家还会聊几句。

 

伙计: 周先生,又有您的信

 

梁朝伟: 呵!信写得真勤,日本妹真够痴情!

 

木村:让我们再见一面吧!!如果你仍然觉得我们之间是个错误,请你坦白告诉我。六年前的那一天,我心中出现了一道美丽轻柔的彩虹,它一直不曾消失,像一道火焰的桥燃烧着我的心。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像雨后天空的彩虹?抑或……彩虹在许久以前已经消失?我在等你的答案。

 

王菲: 你为什么要写那么多黄色小说?

 

梁朝伟: 混饭吃嘛!

 

王菲: 你不怕别人把你当成好色鬼吗?

 

梁朝伟: 谁说,我是挺好色的。

 

王菲: 那你为什么不写别的东西呢?

 

梁朝伟: 没人看啊!

 

王菲: 写武侠小说啊?武侠小说好多人看呢!

 

梁朝伟:太累了!我写过一次,跟别人合伙写的。两个人在酒店房间里困了好几个月,写得头都大了,不过想起来挺开心的。

 

王菲: 其实我也挺喜欢写东西的

 

梁朝伟: 写作有时很辛苦,你要想清楚。

 

王菲: 我就是写着完嘛,又不是为了生计。那天给你看看!

 

梁朝伟: 好啊

 

王菲: 这里是其中一部份,你先拿去看。

 

梁朝伟: 哇啊!很够份量啊!

 

王菲: 看完给我点意见啊!记得还给我啊!

 

梁朝伟: 那一定!

 

王菲: 你看过我写的故事了吗?

 

梁朝伟: 看过了!

 

王菲: 你觉得怎么样?

 

梁朝伟: 我觉得你不应该再写下去了。

 

王菲: 为什么?

 

梁朝伟: 你写得太好,我怕你抢我饭碗。

 

梁朝伟:我说蜘蛛大人右手一挥,一双筷子凌空飞起。两枝筷子疾飞如箭,飕的一声穿身而过。

 

王菲: 你说慢点,我赶不上啦!

 

梁朝伟: 动作快点,报馆要截稿啦!

 

王菲: 行了!行了!

 

梁朝伟: 写好了没有?

 

王菲: 说吧

 

梁朝伟: 我刚说那儿了?

 

王菲: 穿身而过

 

梁朝伟: 喔对,穿身而过,嗯….直插入铁算子太阳穴。

 

王菲: 铁算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梁朝伟: 死了啊?那就铁铜陀好了!

 

王菲: 无缘无故怎么杀出个铁铜陀呢?

 

梁朝伟: 哎呀!新派武侠都是这么写的啦!说来就来了!

 

王菲: 你还是先睡吧!我帮你往下写

 

梁朝伟: 也好

 

梁朝伟:我好像多了个助手,有时候稿子赶不完,我会叫她作我的枪手。虽然她是个女孩子,她的黄色小说其实写得不错。我们相处愉快,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个夏天,可惜太短。

 

我一直鼓励她跟她老爸摊牌,但她终究不敢。她说很想自食其力,我就介绍她到夜总会的衣帽间工作。为了不让她老爸知道,她总是说跟我上街。有时出其不意的,我会找个借口去接她下班。

 

王菲: 这么晚啦?

 

梁朝伟: 看你下班没有?待会还要坐出租车,顺便送你回家吧。

 

王菲: 不用了

 

梁朝伟: 那我先走了

 

梁朝伟:其实我很清楚这种不知不觉的感觉,但不知道她是不是清楚?她整天问我,这个世界有没有永远不变的东西?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我答应她用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写一个故事,让她可以明白她男朋友的心情。我们还开玩笑说,这个故事应该叫做「2047」。可能是太投入了吧,我开始觉得这个故事不是关于她男朋友的,而是在说我自己。

 

我开始幻想自己是一个日本人,在一列离开2046的火车上,爱上一个迟钝的机器人。一个人要离开2046需要多长的时间呢?没有人知道!有人可以毫不费力地离开,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就需要花很长的时间,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甚至遍体鳞伤,我已经想不起我在这列车上待了多久了,我开始觉得很寂寞。

 

车长:刚开始呢!你是有点枯燥,不过,慢慢地你会适应的。我们车上有不同的服务员,可以满足你不同的需要。她会全心全意地照顾你,就像伴着你一样。不过,你可千万不能爱上她们喔。但你千万不能爱上她们(日语)。

 

木村: 谁会爱上一个机械人呢?

 

车长:嘿….这可很难说,有很多事情要来的时候,都是不知不觉的,这是常会发生的事。

 

梁朝伟:根据乘客指南第201条,1224,1225区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地区。除了一个车上的御寒设施之外,每一个乘客必须与另一个乘客拥抱才能抵抗寒冷。因为我是唯一的乘客,我只好抱着车厢里的机器人服务员。我不知道是她身上的机器发生了作用,还是我的错觉?我开始觉得他的身体有些温暖。

 

木村: 痛…..

 

王菲: 为什么要离开2046?

 

木村:你知不知道在以前,当一个人心里有秘密,却又不想告诉任何人,他会怎么做?他会跑到深山里,找一棵树,在树上挖个洞。将秘密告诉那个洞,再用泥土封起来。这样的话…这秘密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王菲: 把我当成那棵树。告诉我…永远不会让人知道

 

木村: 我一直…我一直…我一直…真好笑,我一直…我一直…

 

梁朝伟:每次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离开2046?我都含糊其词。我曾经爱上一个人,我很想知道她到底喜不喜欢我?我觉得这个机器人很像她,我开始尝试在她身上找答案。

 

木村: 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跟我走!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跟我走!

 

梁朝伟: 我不断地尝试,但她始终没有反应,我开始替她想了很多借口

 

车长:你听过佛经上有这样一句话吗?叫「天人五衰」,(日语)意思是说,就算是天神也会有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列车上的服务员,都是经过第一流的设计,但是我发现一个问题。她们因为长时期的旅程,会有一个衰退期。意思是说,她们想笑的时候,要好几个小时才笑得出来。想哭的时候呢,她们的眼泪,要等到明天才会流出来。她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我看…你还是放弃吧!

 

梁朝伟: 在我最失望的时候我想过放弃。但是很快的,我又继续。

 

木村: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你会不会跟我走?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你会不会跟我走?

 

LuLu:你知不知道以前的人如果有秘密,他们会怎么办?他们会跑到山里,找棵树,然后在树上挖个洞,把自己的秘密全都说出来…

 

木村: 990…991…992…993…994…995…

 

梁朝伟:慢慢地我开始怀疑自己。她对你没有反应,未必是因为她迟钝,也有可能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到最后我终于明白,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而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放弃!

  

  

  

  

  

                一

                九

                六

                八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四

                日

  

  

  

  

  

  

王菲: 为什么突然请我吃圣诞餐啊?我今天晚上不上班,会少赚好多小费的。

 

梁朝伟: 唉!这种日子,最怕一个人孤零零地过,所以要找一个人来陪

 

王菲: 你说我呢?

 

梁朝伟:你男朋友好久没跟你写信了吧!是我让他别写的。反正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又何必担误人家呢?

 

梁朝伟: 为什么不可能啊?去找他嘛!你再不去就真不可能了

 

王菲: 我爸怎么可能答应啊?

 

王菲: 如果你是他…你今天晚上会做什么?

 

梁朝伟: 你直接问他嘛!有没有他电话?

 

王菲: 喂!听不见啦!你能不大声一点啊!

 

王菲: 我已经很大声啊!你能不能别讲中文?好不好?

 

梁朝伟:那天晚上我觉得自己像个圣诞老人。我把她带回报馆,让她跟男朋友通长途电话。看她那么开心,我也替她高兴。其实所谓的1224,1225,就是现实生活里的平安夜。每年到了那个晚上,很多人都会特别需要多一点温暖。虽然那天晚上…我自己没有得到,但是无所谓啦!

  

  

  

  

  

                一

                O

                小

                时

                后

  

  

  

  

  

梁朝伟: 我终于明白,那个机器人不回答,未必是因为迟钝,或者是她不喜欢你。很有可能是她已经心有所属。没多久…她就到日本去了,临走前,我把写完的「2047」送给她,我希望她会看。

  

  

  

  

  

                一

                O

                O

                小

                时

                后

  

  

  

  

  

                一

                O

                O

                O

                小

                时

                后

  

  

  

  

  

梁朝伟:其实爱情是有时间性的,认识的太早或者太晚,结果都不行。如果我在另一个时间和空间先认识她,这个故事的结局就可能不一样。

 

 

 

 

房东: 嘿!…刚好有事情找你!

 

梁朝伟: 什么事啊?

 

房东: 过两天我要出门,这个月的房租,你交给我女儿就可以了!

 

梁朝伟: 她回来了?

 

房东: 哎!不是静雯,是洁文,我的小女儿

 

梁朝伟: 哦!那你可以放心出门了,去游玩啊?

 

房东: 嗯!不是游玩,我要去日本

 

梁朝伟: 你不是最恨日本人了?去日本干什么?

 

房东: 静雯要结婚啦!

 

梁朝伟: 那恭喜呀!

 

房东: 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去?最后我想通了!只要她开心就可以了。

 

梁朝伟: 什么时候去呀?帮我送个礼!

 

房东: 呃…呵…不用客气啦!!嗯…哎…还有一件事情,她叫我问你。

 

梁朝伟: 什么事?

 

房东: 她看了你写得「2047」非常喜欢。不过,结局太惨!她问你…是不是可以改一下?

 

梁朝伟: 我试试!

  

  

  

  

  

                 一

                 小

                 时

                 后

  

  

  

  

  

                 一

                 O

                 小

                 时

                 后

  

  

  

  

  

                 一

                 O

                 O

                 小

                 时

                 后

  

  

  

  

  

梁朝伟: 出租车

 

梁朝伟:我也很希望这个故事有开心的结局,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几年前,曾经有过这样的机会,可惜已经过去了!

 

LuLu: 哼!

 

某女: 哎呀!怎么搞的嘛?

 

LuLu: 站住!

 

LuLu: 他有没有来过!

 

某女: 怎么样?

 

梁朝伟: 在我最低潮的时候,我又碰到LuLu,她还是在那儿争风吃醋。

 

某女:什么我缠着他呀?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的性格一直都是这样的。喂!大家逢场作戏罢了!拜托你呀!想开一点吧,小姐!

 

梁朝伟: 在她身上能学到一样东西。只要你自己不放弃,永远都有机会。

  

  

  

  

  

                 十

                 八

                 个

                 月

                 后

  

  

  

  

  

白玲: 喂!请问周慕云先生在吗?

 

白玲:其实我也没有这个交情,要你帮这个忙!但是他们说一定要有人作担保。那个人是专门为那边的夜总会聘小姐过去的,他说他认识你,你能不能跟他谈谈?

 

梁朝伟: 没问题,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这两天有空就去找他,为什么选新加坡?

 

白玲: 我实在是不想在这混下去了!还有…也算是了个心愿吧!想过去看看!

 

梁朝伟: 别喝太多了!你气色不太好

 

白玲: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死不了

 

白玲: 你知道吗?圣诞节的那个晚上我来过这里,还以为能碰见你呢!

 

梁朝伟: 怎不先跟我打电话?

 

白玲: 我没想那么多!挺突然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晚上特别想你

 

梁朝伟: 这当然啦!我是你的喝酒朋友嘛!你当然会想起我!

 

白玲: 是啊!我们是喝酒的朋友

 

白玲: 走吧!

 

梁朝伟: 伙计..买单

 

梁朝伟: 你现在住那儿啊?

 

白玲: 我租了个公寓,是间小房子,还挺不错的

 

梁朝伟: 我送你回去吧

 

白玲:不用了,我刚搬过去,还没收拾好呢!等我收拾好了,再请你去!我先走了。

 

梁朝伟:看到白玲会成这样,我忽然觉得非常感慨。其实去年的圣诞节,我根本不在香港。

  

  

  

  

  

                 一

                 九

                 六

                 九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四

                 日

  

  

  

  

  

梁朝伟: 最近有没有见过苏小姐啊?

 

某男: 苏小姐?苏小姐很久没来了!

 

梁朝伟: 知不知道她去那儿了?

 

某男: 她可能去金边了

 

梁朝伟: 一九六九年圣诞,我不想留在香港。我去了新加坡,回到这个赌场。等了几天,我都没有看见黑蜘蛛。没有人知道她去那里了,有人说她回金边了,也有人说她死了。我在一九六三年跟阿炳一起到新加坡工作,那时候生活很无聊,我开始渐渐迷上赌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唯一帮过我的人,就是她。

 

她是一个职业赌徒,也有人说她是老千,她很喜欢黑色,所以都叫她黑蜘蛛

 

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戴了一只黑手套,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有人说她因为出千被人砍了左手,所以套个手套盖了假手,但没有人知道是不是真的?

 

梁朝伟: 为什么老戴只黑手套?

 

巩俐: 习惯了!

 

梁朝伟: 你不像是本地人。

 

巩俐: 我是金边来的。

 

梁朝伟: 真巧啊,我前几天才去过金边。

 

巩俐: 那边那么乱,去干嘛呀?

 

梁朝伟: 报馆派我去的。

 

巩俐: 你是记者?

 

梁朝伟: 现在不是了!

 

巩俐: 为什么?

 

梁朝伟: 报馆改组,说我挂名顾问,老板换公司,等于失业了!

 

巩俐: 那你还一天到晚地去赌场?

 

梁朝伟: 筹一点路费回香港

 

巩俐: 你输了不少吧!

 

梁朝伟: 几千块坡币吧!

 

巩俐: 心情不好,是不能去赌场的。你不会赢的!

 

梁朝伟: 我没想赢,我想翻本而已

 

巩俐:要是你还有本钱,我可以帮你呀!不过有一个条件,翻本之后,别再赌了!

 

梁朝伟: 为什么要帮我?

 

巩俐: 我也有好处啊!帮你赢多少,我抽一成!考虑一下吧

 

梁朝伟:我不知道几十块坡币对她来说,算不算是一点好处?之后,每晚我都和她一起去赌场,赌完后,我们会在火车站隔壁的排档吃夜宵,那段时间她帮我赢了不少钱

 

梁朝伟: 谢谢

 

巩俐: 谢什么?应该的

 

巩俐: 如果明天你还需要我,晚饭后我在这等你

 

梁朝伟: 嘿,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巩俐: 我姓苏,叫苏丽珍

 

梁朝伟:几年前,我曾经喜欢一个有夫之妇,她的名字也叫苏丽珍。我是为了她而离开香港来新加坡的,想不到几年后我会碰到另一个苏丽珍。那天晚上,我跟她说了很多旧苏丽珍的事。

 

梁朝伟:开始没人知道,后来说闲话的人越来越多。之后我到旅馆租了个房间,房间的房号是2046,现在想起来像作了一场梦似的

 

巩俐: 你很喜欢她,是吧?

 

梁朝伟: 喜欢也没有用,过去的事不说了。你呢?你以前做什么的?

 

巩俐: 你想知道?我们来比大小。赢了,我告诉你

 

梁朝伟: 她的过去,对我来说…就像她手套里的那只手,永远是个谜。

 

巩俐: 在我认识的所有男人当中,你是对我最好的。我开始有点舍不得你了

 

梁朝伟: 为什么你不跟我一起走?

 

巩俐: 你不是说…可以不问的吗?来…抱着我,也许我们会几年不见

 

梁朝伟: 在跟她分手的那天晚上,我跟她说了几句话

 

梁朝伟: 你多保重。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放开你的过去,记得回来找我

 

梁朝伟: 现在想起来,这几句话好像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其实爱情是没有代替品的。

 

我一直试图在她身上找回以前的那个苏丽珍,虽然我不自觉,但是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留 走 她 一

                 下 了 站 若

                 既   起 牡

                 是   身 丹

                「是」  来 盛

                 又     开

                 非

                「否」

                 的

                 答

                 覆

  

  

  

  

  

梁朝伟: 把酒倒那么多,想把我灌醉啊?

 

白玲: 我可知道你的酒量。今儿个,多多喝点,能喝多少喝多少。这点剩下的就留在这儿,反正这店儿…你常来。我还有件事要烦你,这几千块你先拿着。

 

梁朝伟: 干什么?

 

白玲: 我知道,你送给我的机票,钱是跟朋友借来的。把它还了…剩下的…你帮我把房租缴完。

 

梁朝伟: 哪来那么多钱?

 

白玲: 一个老客人,一直都挺喜欢我的,对我也挺好的,但我嫌人太老了,一直都不理人家。昨天买东西的时候碰见他,他一定要请我吃饭,反正我要用钱,我就去了。吃完饭…我跟他要钱,他说随我便,要多少都行,我就要了5000块。本来想到了那边再弄本钱的,我还是先用了。

 

梁朝伟: 你别那么傻,你还年轻,将来机会多得是。我的钱都是跟酒楼的朋友借的,反正他们不急着用钱,你留着自己用吧。来….身边有钱再还给我好了。

 

白玲: 干嘛对我那么好啊?

 

梁朝伟: 缘份吧。

 

白玲: 可惜太短了,再长点多好。

 

梁朝伟: 别说这样的话,今儿晚我请你,伙计…买单。

 

白玲: 我买,你已经对我那么好了,又花时间又花钱,我也不想欠你那么多。我先去打个电话…你先付…我在外头等你。

 

白玲: 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

 

梁朝伟: 不要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天我送你去机场

 

白玲: 不要了!你来了我会难过的。

 

梁朝伟: 那你自己多保重。

 

白玲: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啊?不要走,今天晚上留下来陪我,算我借的。

 

梁朝伟: 你还记得吗?你以前问过我,有什么东西我不借。我也想了很久,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有些东西,我永远也不会借给别人

 

梁朝伟: 在我的记忆里,那个晚上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白玲。

 

白玲: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

  

  

  

  

  

                在 他 他

                茫 彷 一

                茫 佛 直

                夜 坐 没

                色 上 有

                中 一 回

                开 串 头

                往 很

                朦 长

                胧 很

                的 长

                未 的

                来 列

                 车

  

  

  

  

  

梁朝伟: 每个去「2046」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回失去的记忆,因为在「2046」,一切都不会改变。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去过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过。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