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erdade的博客

Elibera

 
 
 

日志

 
 

[名人与酒]嫁给葡萄酒的滋味   

2009-11-04 00:09:33|  分类: 品红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名人与酒]嫁给葡萄酒的滋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吴书仙:嫁给葡萄酒的滋味  
2008-04-22  出处:中国酒业新闻网 编辑:李季 

 
    简历:吴书仙,中国首位葡萄酒独立酒评人,葡萄酒专栏作者,曾在法国学习葡萄酒专业品评,国际葡萄酒作家协会(F.I.J.E.V.)会员。自1996年开始她的葡萄酒事业,为酒厂做过销售,自己开办过葡萄酒配套设备包装公司,亦曾赴法学习葡萄酒专业品评。并在《经济观察报》、《时尚钟表》等多家媒体开设过葡萄酒专栏,撰写了数十万字的葡萄酒与中国葡萄酒市场相关文章。
  常年在国外各葡萄酒产区访问,并多次应邀担任国际酒评会评委。经常去世界各地的葡萄酒产区访问并参加专业葡萄酒评比。著有《爱上葡萄酒》、《嫁给葡萄酒》、《恋恋葡萄酒》、《葡萄酒佐餐艺术》、《葡萄酒选购指南》等书。

[名人与酒]嫁给葡萄酒的滋味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引子:今年夏初,吴书仙受到智利SOUTHERN SUN(南阳)酒业集团公司和智利太平洋贸易公司的邀请,去了智利,共访问了17家酒厂,它们分布在智利重要的三个产区:米埔(MAIPO)谷、卡萨布兰(CASABLANCA)谷、空加瓜(COLCHAGUE)谷。从上海到智利,需要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独自在巴黎机场等待的18个小时里,书仙吃着又贵又难吃的食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欲睡不能的只好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受着煎熬,惟有想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艰辛,方能宽慰自己。
  为期两周的时间,访问了一小部分智利酒厂,书仙已经明晰了自己今后路子该怎么走:到世界葡萄酒产区,写书宣传葡萄酒文化,是自己目前的工作。她现在潜心写作的关于智利葡萄酒酒庄之行的书籍,8月份就要出版了,这是她世界葡萄酒乡之行系列的第一本。从这个角度来写葡萄酒的,在中国,也仅有她!要不怎么称得上中国葡萄酒评酒行业的先行者?书仙说,为了把最美的文字奉献给读者,现在正一心一意地潜水,什么也不去理它。


吴书仙:嫁给葡萄酒的滋味

  6月在上海见到吴书仙,是去到她布置得古典又温馨的家里,她说,自己刚从地球另一端的葡萄酒国度智利回来。一直慕名想见的这位中国葡萄酒界的女强人,原来是个子很小、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的妩媚江浙女人。知道我不懂酒,她特意选了一种偏甜的冰酒,浅黄色清凉甜润的液体从杯中流向舌尖滑入喉咙,再听书仙聊她的葡萄酒世界,昏黄的灯光,原本陌生的采访和被采访者,渐渐产生出亲近感,话题也轻松自然起来。
  吴书仙在她的书中说:“葡萄酒是有生命的。我喜欢将白葡萄酒喻为女人,因为白葡萄酒里是有酸的,没酸的白葡萄酒就像不会吃醋的女人一样麻木不仁,没有灵秀之气。不同的白葡萄酒真是跟各色的女人一般……而红酒是男人。浓郁结构感好的红酒像结实雄健的男人,稀薄的酒像体弱的男人。自身素质高的男人经历磨难后终成大器,而素质好的葡萄酒等到大熟的时候会呈现出迷人的风采,美妙得像戴天鹅绒的铁拳,自然也是身价百倍了,男性独有的温柔如红酒里丝绸般的口感。”
  即使喜欢,但我真的不懂酒,也不敢轻佻地把入口的冰酒,或者其他书仙推崇的某个牌子的半干白拿来形容她。吴书仙说自己对葡萄酒的痴迷,就像葡萄汁在28度环境里与酵母和糖混在一起,在发酵的激情里沸腾到无法自拔。她告诉我在移居上海的日子里,大部分时间都在书写葡萄酒中度过的,几乎每个夜晚,灯光下,电脑旁,惟有杯中的美酒为伴。当酒中的滋味通过自己的味觉弥漫到身体,便体会到和它融合在一起的美妙感受,仿佛与自己的亲密爱人攀谈交流。
  总是在书仙的文字中,读到白葡萄酒女人般微酸的味道:“酸甜苦辣咸是我们每个人的味蕾都有过的体会,而酸还排在了众味之首,酸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在白葡萄酒的世界里酸是酒的生命力,是整个酒体的骨架,缺酸的酒基本上是让人没胃口的没品质的低档酒。”

  一:“酸甜苦咸”是酒味,“辣”是性子

  2003年,吴书仙的文章“9问张裕”引起了业内广泛的关注,并促使国家取缔了“半汁葡萄酒”;2004年,“10问华夏长城”又使国家将新的葡萄酒标准加进了她提出的三条管制(产区、年份、品种比例)。有人称赞她为勇士。现在问书仙,她不大愿意炒这碟子冷饭,自己当年那么做,其实跟谁也没有仇,是善意的,并不想把谁打死,是为了这个行业,也为了自己。“真要搞垮这个行业,其实也不难。”书仙说出一句大实话来。当时国家没人来做监督,要治理这个行业,就得下猛药,而媒体的力量是庞大的。对于书仙来说,选择了这个行业,而且要做一辈子,如果它不往好的方向走,以后再怎么努力,你都不会做好,如果它走的路不正,你也得跟着走,这就没有意义了。如果仅仅为了生存,她绝对不会做这个行业!

  1:当年你为什么站出来发起“9问张裕,10问华夏长城”?效果如何?
  吴书仙:这个行业在之前,的确是“做好酒就死、做烂酒就活”,最根本的原因是国家商业不规范,比如进场费、进店费,又没有谁来制约它,到今天为止还是如此,那就逼着酒厂恶性竞争,要是好品质的话,肯定成本下不来。按照某一种说法:中国的企业,很多都是从流氓到绅士。现在中国的葡萄酒行业,已经渐渐地雅起来,没那么流氓了,国产葡萄酒的质量,普遍比以前提高了。
  葡萄酒是一个长远的行业,你的爷爷投资,孙子辈才能收回来,而且中国的酒厂基本上是不拥有土地的,靠农民租用土地种葡萄,农民不能长期拥有土地,只有短期内拼命求高产,高产的结果导致葡萄质量不过关,酒的质量不行,必须加色素。现在规范了,国家不允许加化学剂,有的就加红米色素,不是葡萄皮的颜色,你喝到这样的葡萄酒起不到保健作用,但消费者不知道。

  2:事件曝光后有没有人恨你?如果生命受到威胁,有什么措施?
  吴书仙:总的来说,葡萄酒行业还是比较文雅的,不像白酒。而且中国的葡萄酒行业很小,不像在国外,它贯穿了文明发展史。在国外也有像我这样的独立酒评人,因为你的利益不来自于它的时候,就可以做到独立,我不收广告费,没有利益关系。很多做技术的人都知道我,没有威胁我,他们知道自己错了,有的回驳,让我驳得体无完肤;但是经销商会威胁,因为他们的利益受损,但是当时他们也找不着我,我搬来搬去,也听说有人要把我腿打断之类的,只是没有发生。
  华夏长城在国产酒当中还算比较好的,事件发生之后,他们也不大敢这么做了,后来中粮的人找我谈判,我说没有用,你要求国家立法吧,其实这是对整个中粮的行业整合与发展是有帮助的,这点他们做得不错,要求国家立法了,也改正了。

  3:当时有没有一个机构在背后支持?孤身站出来的?
  吴书仙:没有任何机构,有机构也就是那些愿意刊登的媒体。打官司的话,我是站在正的一面,除了把我给杀了,但也不至于这样,而且事前我都准备好了,跟国内外媒体的朋友都说好,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们就应该发那篇文章:我被迫害了,谁的原因……

  二:推广的只是一个符号?

  书仙的朋友乔治说:“SUSIE,你以为上海人真的已经爱上葡萄酒了吗?他们是因为我们外国人喜欢喝才跟着喝的,这使他们自我感觉很时尚,很有面子。这些人如果不跟我们在一起,他们在家里是从来不喝的。我以前很奇怪,为什么有的中国人跟我一般喝很浓郁很新的红酒,皱着眉头也要喝。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做给我看的,怕别人讲他们老土。”听了这话,书仙的后脊骨凉飕飕的,她写到: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喜欢,不知道他们这辈子除了身体是自己的以外,还有多少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如果浪漫和品味是葡萄酒的符号,他们在乎的根本不是酒本身怎样,葡萄酒瓶子里装点醋也一样好卖。

  4:中国真的需要葡萄酒吗?
  吴书仙:在中国来讲葡萄酒不属于必需品,也不属于奢侈品,小康吧,和欧洲不一样。在欧洲,葡萄酒就是米饭、面条,天天不喝难受,更准确来讲,像中国人之于茶。而葡萄酒对于中国人,是一种生活情调、健康品、时尚的生活方式。我的努力方向,就是让葡萄酒延伸到中国人的生活习惯里面去,包括精神领域,如果看我的书你会知道,包括传统节气啊,季节性喝酒——什么季节喝什么酒。我所做的这些就是汉化葡萄酒文化。
  任何西方的东西来到中国,起初完全是跟我们脱钩的,不汉化根本融不进来。文化传播到本土,一定要有本土的需要。之前我批过洋奴——西仔,什么都是以老外的标准,其实中国的文字比外国的丰富得多,比方说“甜”,外国人只有一个SWEET,没有别的,但中国有:海鲜的鲜甜、蜜糖的甜、水果的甜,我们都有单独字来解释,西方没有。在我的书中提到葡萄酒味道的时候,加了很多中国味儿在里面,没照搬西方的东西,从一开始做葡萄酒的传播,我就在汉化它。

  5: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现状和前途怎么样?
  吴书仙:如果中国人的生活安全感再多一些,葡萄酒在中国的消费,肯定不是现在15%的增长率了,而是几十倍的增长率。我认为10倍以上的增长才是真正的中国市场,而不是现在这么小。而葡萄酒在中国还是有点贵,应该是商业渠道的问题,涉及到商业贿赂,我呼吁国家立法,制约中间渠道的费用,比如对于进店费和进场费,惩罚要重一点。
  在中国,生产者的利润往往是最低的,这非常不合理,中间商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却要收那么多钱,而且这种费用又不透明,造成恶性竞争,没有合理的利润比例,制约了内需和行业的发展,如果太多的财力用在不合理的中间渠道,生产者在为消费者服务方面就没有办法去做,没钱了。比如很多餐厅靠卖酒赚钱,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说葡萄酒还在路上,还没有落地生根,还在喝时尚,表示自己没落伍,这些是很虚的东西。

  6:葡萄酒在上海的境遇呢?
  吴书仙:上海是一个洋泾浜的地方,时髦的东西很容易流行,但是不定性,今天流行这个、明天流行那个,很浅的,葡萄酒不会在这里,一定是在别的地方生根。(在哪里生根?)我还不知道,比如广东,是拿来就用——光着身子就穿西装的;在福建,我就会讲到乌龙茶跟葡萄酒,当时有人问我,喝葡萄酒会不会上火。在哪里生根必须和当地文化相结合,不能以一种方式就运用到全国。

  7:怎么看在中国恶炒法国5大酒庄?
  吴书仙: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而喝葡萄酒是要沉下来的。如果为了健康而喝,那也是好的,但没有必要去炒作那些东西,瞎起劲。(法国波尔多地区5大顶级酒庄,包括:拉图酒庄 Chateau Latour (Pauillac) 、奥比安酒庄 Chateau Haut-Brion Pessac (Graves) 、玛歌酒庄 Chateau Margaux (Margaux) 、拉斐酒庄 Chateau Lafite-Rothschild (Pauillac)
、木桐酒庄 Chateau Mouton-Rothschild (Pauillac),记者注)
  葡萄酒种类太丰富了,你说那些炒作的人他懂多少内涵吗?也不懂,你说他喝酒吗?好多都不喝的,都是因为太虚妄,哪怕你每天喝一瓶50、60块钱的酒,都好过你把人家的酒炒到几万块钱啊。如果你真喜欢葡萄酒,就开始喝,也不要喝那么贵的,那么贵的你也糟践了。我在台湾见过买很贵的酒自己喝的,在中国没有见过,很多人买很贵的酒就是用来送礼的,这跟腐败也有关系,这些酒都成了腐败酒了。还有一个酒庄名字太难念,念不出来他就不喝了,呵呵。

  8:中国人对葡萄酒的口味喜好和欧洲人不一样?
  吴书仙:中国人喜欢喝甜的东西,味觉感官:酸甜苦咸,这四种味道,如果单一地提出来,酸、苦、咸都是很尖锐的,惟有甜,在独立的时候都能给人愉悦的感觉,而中国人的味觉对葡萄酒没有经验,首先能够接受的就是甜。
  我在80年代一直在推一种半干白,王朝也在推,是有道理的,当时市场也没有现在这么浮躁,不为时尚、不为健身,就是喝它本身,当时人们最接受的其实是半干白:酸度不会太低,甜酸相宜。再者讲到配菜,绝大部分中餐适合配白葡萄酒。现在中国人不是在喝酒,他们在喝健康、喝药、喝时尚,其实喝葡萄酒是要有层次、循序渐进地。
  我建议大家喝酒要慢慢喝,沉淀下来,买酒最好去专卖店,还可以送上门来。

  9:现在流行“红肉配红酒、白肉配白酒”,觉得对吗?
  吴书仙: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中餐讲究的是配料,不像西餐,讲究原料,比如中餐的蚝油牛肉,有点甜的,你拿红酒去配,就会发涩,苦,不如配白葡萄酒。中餐一大堆放在一块儿,你配什么呀?中餐都讲究入味,用白葡萄酒配还能清口。比如把葡萄酒全叫成“红酒”,都是香港人干的事,好像没有白葡萄酒了,我一直替白葡萄酒伸冤呢。

  10:一个平头百姓,怎么以合理的性价比喝葡萄酒?
  吴书仙:首先你要相信自己的感官,比如口感等,闻起来、喝起来,你觉得这个东西好喝,那基本上没什么错,也就是说谁都不相信的话,相信自己的感官,因为我们的感官是诚实的,会反应真实的东西;从我的角度来讲,我希望大家能够看我的推荐书,葡萄酒的书在国外非常贵,我的第一本书才18块,在国外,180块也买不下来。有空了解一些知识,就可以避免上当受骗。

  三:智利是刚刚开头,下一个“潜水”目标,西班牙。

  今年夏初,吴书仙去了智利。为什么先去智利,书仙说:“因为他们对我们很平等,在喝酒的同时,不仅仅是物质的东西,还有精神的交流,这个很重要。”她比较排斥法国,说他们太骄傲:哎呀你不懂的,我懂,我来教你啊。总觉得他的方式是最好的,结果都是败北,然后就说中国不好,“你们中国人不懂酒的,不行的”,书仙说,你这种教育方法肯定不行的。让她很反感的还有英国人,他们太虚伪了,势利的人比较多吧,有一个英国杂志搞中文版,请她写专栏。告诉她:我们只允许你写中国酒,不允许你写外国酒。书仙说:“你以为你是谁啊?在中国,我不需要你来抬举我,我比你有名多了,我没空。”
  在书仙看来,智利人在空间离我们最远,但心理上离我们最近。

  11:为了葡萄酒扎根中国,你做了很多工作。
  吴书仙:中国葡萄酒的传播能有今天的局面,不谦虚地讲,跟我是有关系的,2001年我去法国,2002年我从青岛搬到上海,为葡萄酒传播做普及教育,没有教育就没有市场。我每年会出一本《葡萄酒选购指南》大家如果买葡萄酒注重性价比的话,可以看我的选购指南,我必须做到中立,这是我的生存之本,会品酒的人也不是我一个,特别那帮经常找我强项要把我打下去的人,我之前这么得罪人,影响了他们的利益了。
  中国的媒体都有一个毛病,一个好的东西出来了,就出现大量克隆,对于我来说,当年他们抄袭我的专栏的文章和文风,我欢迎抄袭,这对葡萄酒的传播有好处,再者你就算拼命抄袭,也不会超越我。每个人做事是分阶段的,在那个阶段,我达到了吸引媒体介入葡萄酒,对葡萄酒有兴趣的目的,但是你说媒体有多少赚到葡萄酒的广告费了,没有的,就是在中国,把葡萄酒带到了一个文化层面。我要引动,必须把专栏做成一节车厢,挂在媒体的后面,让葡萄酒转起来。
  而当大家都开始注重葡萄酒的时候,我就要更深入了,2005年1月我出了第一套书,2006年出了第二套,两套虽然都是普及教育,但是第二套的内容更加实用,葡萄酒在亚洲这么多年,香港、台湾、东南亚都没有对中餐配酒作出一个体系,我做了。比如我做了中国第一本《葡萄酒选购指南》;做了中国葡萄酒评分标准,相当于消费标准……

  12:像你这样要走遍国外的酒庄,确实不容易。
  吴书仙:在中国懂外文的毕竟少,除了专业知识,还要会表达。我做这个行业10年多了,培养一个我这种程度的人,也要10年啊,不容易。我这样到国外的酒庄学习,还要有一定功底,包括专业语言和知识面等等。
  在中国做葡萄酒生意的基本都是外国人,其实他们有的挺坏的,在国外这些人成了名流,因为他们懂中国似的,其实他们也不懂中国。也就是做做星级酒店和外国人的生意。中国人做酒,很多不懂外文也不懂酒,从业人员都不懂,消费者就更不懂了。
  对我来说,普及教育完成之后,我要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东西。平时酒商要选酒,是两眼一抹黑,消费者选酒也没有门路,而我出去一趟,对外国的情况一目了然,经过我写书的介绍,对他们都有好处。对我个人来讲,增加阅历和知识面,我的书将恩惠更多的人。

  13:请你去的还是自己去的?
  吴书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他们会请,对专业记者提供便利,比如住酒庄不要钱,但我自己也要花钱。至于尝酒是工作,这次我尝了600多款,都尝烦了。每天都转来转去,很累的,气候也不大适应,白天10来度,晚上零度。大家以为我出去享福,哪有啊?挺受苦的,胃也受不了。其实我还在为大家打基础,国外的基础,我喜欢开拓,不喜欢重复。

  14:对中国葡萄酒行业的发展,有特别的建议吗?
  吴书仙:中国西部土地非常适合种葡萄,我特别想去帮助西部。我们的东部其实雨水太多、7、8月份老下雨,葡萄容易腐烂,在山东、河北,一年要打20几遍农药,造成农药超标,其实中国的这种气候不适合种葡萄,再加上高产,就更没戏了。我写过一篇文章,建议在新疆和宁夏,地广人稀,能不能让一部分土地私有化?你规定它的用途,把土地交到有能力使用它的人身上?现在靠农民种葡萄,这些农民基本上没有多少知识,而种葡萄是很需要知识的,现在这种每家每户的种植法不能机械化,而大公司可以机械化生产。如果能够大量生产合格的葡萄,就能保证让大家喝上20、30块钱的质量好的葡萄酒,这种酒连我都可以喝的。

  做完这几个葡萄酒产区的走访,书仙打算做教育和培训,她说如果她现在就开始做,比谁的影响力都大。当然她还有别的计划:买房子建酒窖,收藏好酒做投资,这些都要慢慢来……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