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erdade的博客

Elibera

 
 
 

日志

 
 

当广州人不会说广州话时  

2009-11-10 00:39:18|  分类: 岭南拾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广州人不会说广州话时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当广州人不会说广州话时
作者:小劳 发表于 2009-5-11 23:55 
本文来源自羊城网 原文链接:http://www.gznf.net/forum/thread-66700-1-8.html

借五一假期,终于有时间看了勇夺金马奖六个奖项的电影《海角七号》,尽管这还只是一部不大成熟的作品,但其浓浓的台湾本土风情和唯美的拍摄风格还是令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不过,也有不少批评者认为该片在宣扬台独意识,罪状之一就是全片对白多是闽南语,国语对白竟比日语对白多不了多少。持这种观点的人实在是比较可笑,艺术本就源自于生活,一部以台南小镇生活为背景的电影,如果全场使用国语对白反倒更令人别扭呢。况且闽南语本就是中国语言之一,如果说闽南语就是宣扬台独,岂非要将说闽南语的福建和台湾排除出中国领土以外?

其实不惟闽南语,粤语作为在广东、广西及港澳广为使用的方言,也常蒙受有色眼镜视之,尽管说轮不上粤独的罪状,但也常常批评为地方主义的表现。

多年来,在与国际接轨和推广普通话这两面旗帜下,除了粤剧被当作文物般供奉起来之外,不少官员对于推广普通话的理解就是与之和消灭粤语等同起来的。正如我们可以看到广州的小学要求教师和学生的交流只能使用普通话,我们可以看到广州的地铁和公交开始削减甚至取消粤语报站,甚至广州举办2010年亚运会,官方网站上申请担任亚运义工的表格中,母语一列三十八个选项,有客家话、有闽南话等等,却偏偏会没有粤语,这岂非咄咄怪事?由此可见,粤语在很多官员的眼中地位亦不过如是。

但更令人担心的是,随着大量外来人口涌进广州,粤语在市民日常生活中的使用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少。上个月,就有网友在本地网站羊城网发了一个帖子,说起在老城区光顾味千拉面店,竟然找不到一个能听得懂粤语的服务员,反倒是服务员坚持要顾客说普通话,甚至去到另一家味千拉面的分店,亦是如此。他质疑,在广州地头开店,为何却连粤语服务都提供不了?这个短短不足两百字的帖子马上引来了几十个的回复,不少网友说出了同样的经历——在服务行业之中,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越来越少,而外来从业者既没有经过粤语培训也不愿自学粤语,结果是被服务者反倒被迫迁就服务者的语言习惯了。

无论是在官方环境还是民间生活之中,粤语的生存空间正日显狭小,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这令许多土生土长的广州人都对粤语的命运感到由衷地恐惧——是否有一天所有广州人都不再会说广州话呢?

或许也会有人说,就算广州人都不会说广州话又有什么所谓?只要沟通顺畅,用什么语言又有什么所谓?

是的,语言是沟通的工具,但却绝不仅仅是沟通的工具。

语言代表着自我身份的认知。我的母语是广州话,代表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由此才可产生对广州这片乡土的归属感。如果语言只是为了方便沟通,中国人为何不干脆放弃中文,而通通使用英文?这岂不是更好与国际接轨么?

语言亦是一种文化的载体。正如很多古诗词如果用普通话来吟诵则不合格律,但用粤语吟诵就变得铿锵可诵;正如小沈阳的二人转在内地大热,但广州人却只喜欢黄子华的栋笃笑……这些,就是不同语言之间的文化差异。但当粤语消失之后,很多古诗词就只有普通话不押韵的读法,广东人也只好去看二人转了。

罗素说,参差多态本乃幸福之本源。如果终有有一天,当所有粤语已经成为了历史名词供奉在博物馆内,当广州人都只会说普通话时,这不仅仅是广州人的悲哀,亦将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一种语言的消失,实际就是一种文化的死亡。

 

==========================================

当广州人不会说广州话时 - casanouva - casanouva的博客

父母担忧:生长在广州 不会说粤语 
金羊网 2008-12-07 14:06:46  来源:羊城晚报
 

新客家第二代“白话盲”现象引发思考

本报记者 张演钦

“我儿子在广州出生、成长快十年了,竟然还不会说粤语!”昨天,读者崔先生向羊城晚报记者诉苦。

爸妈老师同学都不讲粤语

崔先生的孩子在广州出生、长大,“十岁了几乎一句也不会粤语,也听不懂,同时也不
爱看粤语电视节目。”1998年来到广州的崔先生为此挺苦恼。他想了好久,琢磨出几个原因。首先是来自河南的崔先生夫妇俩都是外地人,夫妇两人都不会说粤语;其次,居住的小区骏景花园里,房主大多数是三四十岁的外地人,小区幼儿园里也没教粤语,大部分小朋友不讲粤语;儿子上的小学也是如此,老师讲普通话,同学以新客家第二代为主,基本都不讲粤语,“我认为小孩不会说粤语,是环境问题”。

“在广东生长的小孩不会说粤语,父母也很着急!”崔先生说,在广东生活,要了解和适应岭南文化,语言十分重要;粤语是重要工具,学好粤语,能够更好更快地融入当地生活。崔先生表示,有机会要把儿子送到粤语培训班去学习。

老广州买菜只能用普通话

崔先生同时讲了一位朋友李女士的故事。李女士是广州人,她丈夫是梅州人,小孩上了小学,全是普通话上课,但她规定,“孩子在家里一定要讲粤语”,她认为“现在的小孩讲普通话肯定没问题了,但如果讲不好粤语,那真的说不过去”。李女士的母亲去买菜,想不到现在老广州买菜也要用普通话了,因为卖菜的人基本上是讲普通话的。

崔先生说:“广州本地人对普通话的接受程度之高和速度之快令人感慨,但外地来的新客家对粤语的了解程度和接受程度还远远不够。”他担心长此以往粤语会不会式微,因为这意味着广东传统文化的式微。

粤语会否渐渐式微起争论

粤语专家、全国阅读鉴赏研究会副会长关湘赞同“可能式微”。他认为因素有二:大的语言环境是普通话越来越普遍;其次,大量的外来移民使得粤语的语言环境萎缩了。

为什么本地人努力学习普通话而新移民不太热衷学习粤语?关湘认为,这和外来移民的意识有关,觉得学好普通话就足够了;其次,是粤语相对难学。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副院长、语言学家林伦伦教授则对“式微说”持否定态度。他认为,“粤语一两百年内不会在广州消失,但广州粤语会产生非常大的变化,尤其是词汇系统。其书面功能将会逐渐退化乃至消失,但其口头交际功能,将会相当长时间内保留”。林伦伦说,原来是闽语区或者客家话区的许多年轻人又学会了粤语,这部分人口,绝对比现在不会粤语的孩子的人口要多,因此,粤语在广东的“势力”是越来越大。

“把未来的广州变成一个双语(双方言)甚至多语(加上英语)能够和平共处的国际化城市,我认为是最理想的。至少在目前还是不用担心孩子。”林伦伦说。

(编辑:Robby)

原文地址:http://www.ycwb.com/news/2008-12/07/content_2024655.htm

 

==========================================

 

广州推普周启动 推广普通话并非推翻广东话 
 
金羊网 2008-09-15 14:13:46

广州推普周启动,教育界人士称二者可以并存

本报讯 记者王倩、通讯员何宇鸿、实习生江赟报道:昨天起,广州第十一个普通话宣传周开启。在陈家祠广场一角,参加活动的三元坊小学小朋友们用流利的普通话哼唱着《北京欢迎您》,但他们透露,自己在家里也说广东话。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学明认为,推广普通话
并不代表推翻广东话,相反广东话可以是普通话的一种补充,二者能够并存。

在陈家祠,来自全市12个区的语委办及广州大学、广州医学院等高校在内的多家单位摆摊设点,开展形形色色的活动宣传普通话。除诗歌朗诵、猜字谜、猜歇后语外,还有绕口令和有奖问答等诸多形式的互动游戏。

200多名三元坊小学的四年级小朋友,《北京欢迎您》的唱腔非常流利。一位名叫谢安的小朋友说,他们平时在学校都说普通话,如果有哪位同学冒出一句广东话,大家会打趣着说:“你说广东话,我们听不懂。”边上的几位小朋友告诉记者,其实他们在学校用普通话交流,家里基本上都说粤语,偶尔也捎带普通话。余仁杰小朋友说:“家里爷爷奶奶听不懂普通话,用粤语交流方便。”

带班老师傅冬蔚介绍,学校都是用普通话授课,同学们课间也都能自觉地用普通话交流。除了低年级的学生需要慢慢适应以外,到了高年级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李学明认为,推广普通话不是压制、消灭方言,相反方言作为地方文化的一部分应该得到保护,广东话在特殊之处还可以作为普通话的补充。

(编辑:Robby)

 
  来源:羊城晚报
 http://ycwb.com.cn/news/2008-09/15/content_1973063.htm

==========================================

 ·生于斯长于斯 好多广州细路却唔识讲白话·

 来源:大洋网   2008-12-24 08:17

 

  生于广州长于广州,就是不懂说广州话!广州市越秀区先烈中路小学率先注意到广州孩子这一情况,并首创开设每周一天广州话日:周五除上课和早读必须使用普通话外,下课时间孩子一律讲广州话,孩子们互纠白话语病、音准;一天只能讲20句普通话。该校这一广州话“扫盲行动”意外得到家长和学生的一致赞赏。

  广州人讲什么话?当然是……普通话!昨日,记者在老城区随机采访了30多名市民,包括17名上班男女和15位老人、学生。记者发现,除了9名广州本土人或本省人外,其余市民都称日常都讲普通话,很少使用广州话。在服装设计公司上班的施小姐表示,周围同事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普通话是唯一的沟通语言,“我能听懂日常用语,但完全不会说,跟女儿也只说普通话。”刘伯退休后接送外孙青青上下学,艰难地跟青青说普通话,他告诉记者:“没办法,孩子广州出生广州长大,可就是不会说广州话!因为女婿是外省的,只能用普通话沟通。”

  记者进一步在先烈中路小学三年级一个班调查,发现全班43人,只有10个人广州话听、说流利,竟有20名孩子不会听不会说。据调查,这20名“白话盲”孩子,几乎全是父母一代才到广州定居,属于广州新客家第二代。

  第二代丧失广州话语境

  刘女士是广铁集团员工,儿子3岁多随父母来到广州定居,目前已经是一名高一学生,但几乎一句广州话都不会说,看电视新闻或电影都只看普通话的。刘女士分析,夫妻俩都是湖北人,家里不能说;儿子也表示,从幼儿园开始,小学、中学,老师都是普通话教学,同学也习惯了普通话做“统一语言”,根本没有说广州话的机会。

  侯先生在广州读大学,毕业后留在广州一省直机关工作,坦言自己9岁儿子龙龙也是“白话盲”。“太太倒是本省人,可为了迁就我都说普通话。”侯先生表示,也不能怪孩子不会听或说广州话,像他们一代新客家人,因为工作接触人多,还能听、说一点,可回家谁还愿意说?于是第二代在家里听不到本地话;而学校推广普通话教学,课堂上学不到,就连课外,为了沟通方便,也是普通话为主,所以孩子能接触到的老师、同学、家庭都成了普通话“领地”,自然不会说广州话了。

  粤语专家、全国阅读鉴赏研究会副会长关湘表示,广州新客家第二代确实面临着丧失广州话使用的语言环境:首先是大环境是普通话在广州真是越来越普遍;其次是大量新广州人、新移民,使广州话语言环境进一步萎缩;而广州话音标多,也相对难学。

  不懂广州话谈何岭南文化?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父母对于孩子不会说广州话,普遍非常着急。徐先生发现孩子不懂广州话,连广州生活都很难融入:小区的孩子正忙着中秋“煲蜡”吃芋头田螺,他只能呆望着;连广州人因为忌讳4的音,楼里没有尾数4的楼层都不能理解。广州话都不懂,谈何岭南文化?徐先生忧心的是,孩子不懂本地话,远离家乡也不懂家乡话,结果就是原籍和生长地的文化都传承不到,成为无根一代。

  广州小学首创每周广州话日

  记者走访发现,广州已经有学校注意到广州新客家二代“白话盲”现象,并首创每周一天的广州话日活动。

  侯竞之是先烈中路小学三(1)班男生,他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们班正是广州话日试点班。“今年10月底,班主任陈老师倡议我们班把每周五设定为广州话日,让我们学好广东的本地语言!”至今的一个多月,孩子们按照与陈老师的“约定”,除了上课和早读使用普通话外,下课都讲广州话。因为班里有一半的孩子是不会听不会讲的,为避免他们开头不习惯,出现一整天不敢开口讲话,约定一天最多讲20句普通话。小侯说,经过几个星期的课间广州话练习,大家已经能用广州话喊很多同学的名字,还学会了普通话的“没信用”,用广州话来讲就是“下巴轻轻”。小侯还敢于纠正他的茂名小表姐的白话:“人是一个个的,不是一只只的,以后要说一个人,不要说一只人。”(广州日报)

http://club.dayoo.com/read-yyqlu-19162.htm 

 

  评论这张
 
阅读(14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