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berdade的博客

Elibera

 
 
 

日志

 
 

葡萄牙通史(一)  

2007-12-04 00:20:14|  分类: 西洋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葡萄牙通史

写在前面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Onde a terra se acaba e o mar começa.

(地尽于此,海始于斯。)

  里斯本西郊有一处名胜,叫做Capo da Roca,是一处怪石嶙峋,阴风不断的海边山崖。据说那里就是欧洲大陆的最西端。于是在那里的一块石头上,刻着上面这句诗。诗句出自一部十六世纪歌颂达·伽马远航印度事迹的史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作者是诗人路易斯·卡蒙斯。给人的感觉挺像是海南岛的天涯海角一样。不过那地方少了些阳光,多了些阴惨的味道。

  凭着这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葡萄牙人成为了大航海时代的开拓者和先锋。这样一个贫瘠的小国于是为世人所知。但是这个曾经一度牢牢控制了东方贸易的殖民大帝国又很快瓦解掉,将海上领导权轻易的让与了西班牙、荷兰和英国。从此葡萄牙一蹶不振,很快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掉了。

  但是葡萄牙历史本身并没有这么简单。罗马人和阿拉伯人的先后到来,国家的独立,与卡斯蒂利亚和后来的西班牙之间的明争暗斗,王朝的更迭,以至于后来的拿破仑入侵、共和国革命和二战时期的法西斯独裁政权,样样都很有嚼头。对于那些只了解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的人来说,这些或许会更有趣,因为这些都可以作为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的一个注脚,即为什么有了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以及大航海时代之后葡萄牙又是什么样的。而对于那些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来说,您不妨也当个乐子来看看,茶余饭后也好有些新的谈资。

  下面,我将运用我这一年来在澳门学到的知识,给大家大略的讲解一下葡萄牙的历史。语言将会是通俗易懂的。结构将是类似于资治通鉴式的(太史公的笔法我可学不来)。主导精神将会是普及知识,寓教于乐型的。英国哲学家、史学家威廉·H·沃尔什在他的《历史哲学——导论》一书中这样写道(何兆武,张文杰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27-28页):“每个历史学家所寻求的都不是赤裸裸地复述各种不相联系的事实,而是一种流畅的叙述,每一桩事件在其中都仿佛是放在它的自然位置上并且是属于一个可以理解的整体。在这方面,历史学家的理想在原则上与小说家的或戏剧家的理想是完全一样的。正像一部好小说或一个好剧本看来并不是一系列孤立的插曲,而是它所由以出发的那种复杂情况的条理井然的发展;同样地,一部好历史书就具有着布局或主体的某种统一性。”我还算不上能称为一个“家”,我要写的这个东西也算不上是一本书。我引用这段话的目的在于说明,我将在我未来的文本中尽量的保持这种统一性和连贯性。为此,一些个别的细节问题我可能会依照我个人的理解或者是猜测或者说是臆断来稍微的戏说或者是发挥一下。至于那些细节真正是什么样子的,就请有兴趣的人士进行考证吧。希望这一点不会在大家的阅读过程中造成不良的影响。

第一部分,史前、罗马统治时期直至阿拉伯人的入侵

  这一段历史还没有“葡萄牙”这个概念。因此在这里讲述的将是整个伊比利亚半岛的历史。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西班牙文标注的半岛全图)

  最初的半岛上的居民被称为利古勒人(Lígures),定居在半岛东北部的山区。他们几乎没有留下来什么遗迹,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称其为传说中的利古勒人。可以确信的是他们是由意大利北部一带迁徙过来的。

  在大约公元前十一世纪,伊贝鲁人(Iberos)定居在了半岛上(见下图)。关于他们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说法认为他们来自于北非,另一种说法认为他们并非是外来人,而是伊贝鲁河沿岸的土著居民。但是有一点是毫无争议的,那就是古希腊的航海者们给他们起了这个名字。当时的古希腊人将这条西方半岛上的大河命名为Iber/ Ebro,而把居住在大河附近的居民叫做伊贝鲁人。伊比利亚半岛这个名称也是由此而来。这群人处在新石器时代的晚期,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农业技术,开始圈养家畜并且建造房屋、过定居的生活。后来他们又进入了青铜时代。经过考古发掘,已经发现了许多他们制造的具有精美花纹的陶器。并且在一些陶片上还刻有类似于文字的符号系统,风格与日后北欧出现的如尼文字很相像。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公元前六世纪左右,纵横驰骋整个欧洲的凯尔特人(Celtas)也进入了这片土地,带来了先进的铁器制造技术,并在半岛西北地区定居下来。(下图:凯尔特人在欧洲大陆的分布情况)他们所掌握的相对先进的铁器文明对半岛上的原住民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以至于凯尔特文化迅速成为了半岛上的主流文化形式。如今星罗棋布的散落在半岛上的巨石阵就是凯尔特人的杰作(当然规模都要比英国那个小得多)。他们不仅用铁来制造农具和武器,从而增加了农产品的产量和提高了部落的战斗力,而且他们还是制造金银首饰的能工巧匠。今天葡萄牙农村妇女所配带的金耳环和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凯尔特耳环相比,风格和式样上的改变相当的不显著,以至于必须仔细观察才能加以区别。为了获得更多的金属资源,凯尔特人还发展了采矿技术。于是金、银、铜、锡等金属和半岛上传统的海产品一起成为了地中海地区远近闻名的特产,并引来了许多商人。腓尼基人、希腊人和伽太基人纷至沓来,在半岛东南部建立了许多商埠,用布匹、玻璃、瓷器等货物与当地人交换贵金属和咸鱼。后来这些商埠又逐步发展成了殖民地。而正是伽太基人在半岛上的存在引来了罗马人。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其实在布匿战争爆发之前,半岛上的居民结构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经过几个世纪的交融,凯尔特人已经和半岛原住民结合在了一起。根据古罗马史学家的记述,这些新的部族的生活习惯中也保留了很多古凯尔特人的习俗,比如火葬和食用奶油——原始的地中海地区的居民都是土葬和食用橄榄油的。这种混合型的部族被称为凯尔特—伊贝鲁人(Celtiberos),后来又分化为许多新的小的部族,其中的一支——卢济塔尼亚人(Lusitanos)便居住在现今葡萄牙所在的地区,并被认为是葡萄牙人的祖先。他们是居住在山区的彪悍的牧民和战士。村落都修建在山头,并在四周有栅栏和围墙等防御工事。从凯尔特人祖先那里继承来的出色的冶炼技术使他们装备精良。他们惯常使用的武器是圆形的小盾和长矛,后者在山区的伏击战中用以投掷。除此之外还有近身搏斗用的短剑。平常他们穿着的是动物皮毛和亚麻粗布。下图是一位卢济塔尼亚战士的形象。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当卢济塔尼亚人还在星星山上悠闲的放羊的时候,半岛东南部却是一阵紧张的气氛。接连丢掉了西西里岛和科西嘉岛的伽太基人并不甘于将地中海的贸易霸权拱手让与罗马人。他们将伊比利亚建设成为了抗击罗马的前哨站。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公元前218年4月,汉尼拔率领大军从半岛出发,经由陆路向意大利后方挺进。此后的十年,这位传奇的将军在意大利境内所向披靡,屡战屡胜,无奈最后孤军奋战后援不济,含恨撤回了北非。为了彻底打败伽太基,夺得地中海的贸易霸权,罗马人必须铲除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伽太基势力,否则这片土地迟早还会成为罗马的心腹大患。公元前219年,第一批罗马人踏上了半岛。此后的几个世纪中罗马逐步蚕食掉了半岛的大部分,并将其作为帝国的一个行省,命名为西班牙。唯一没有被罗马人染指的地方是坎塔布洛(Cantabro)山区,也就是今天“埃塔”(ETA)恐怖分子发誓要解放的巴斯克地区。

  罗马人到达的时候,半岛居民的分布情况大概是这样的:杜罗河以北是凯尔特人(拉丁语叫做kelticoi),后来罗马人把这部分居民称为加里西亚人(所以现在西班牙加里西亚地区有一支职业足球队就叫做凯尔特人队);杜罗河与特茹河之间是卢济塔尼亚人;特茹河以南是克尼奥人(Cónios),他们也是凯尔特人的一支后裔。而东南沿海地区则都是伽太基人的殖民地。罗马人对伽太基人当然是毫不留情的发动战争,然而对当地土著居民则采取了一种怀柔的政策,即保持原有的贸易联系,然后通过逐步推广小麦、葡萄和橄榄的种植来改变这里的经济基础、村落格局、社会组织形式、劳动技术等等,直至民间信仰、风俗习惯和语言统统被罗马化,这样罗马人就自然成为了这片土地的新的主人。其他的部族很快便臣服于这个强大而富庶的新文明之下,但是星星山上的卢济塔尼亚人成为了一支异数。他们拒绝接受新的生活习惯,并毅然拿起武器对抗强大的罗马军队。他们利用山区有利的地形与罗马人展开了周旋(游击队?)。

  公元前147—前139年是卢济塔尼亚人反抗活动的一个高峰期。众多分散的反抗部落团结在一起,选出了维利亚多(Viriato)作为这些牧民武士的领导者(见下图1,Viseu市内的维利亚多纪念碑)。他不仅能在熟悉的山区领导伏击战,而且还在开阔的平原上取得了多场战役的胜利。在伊比利亚半岛中部的广大地区,罗马军队屡受重挫。维利亚多成为了罗马人的噩梦。在整个欧洲抗击罗马的地方领袖中,维利亚多是唯一一个能令罗马的历史学家深深叹服的。他甚至得到了“伊比利亚人的汉尼拔”这种称号。无奈的罗马人采用了卑鄙的手段:他们收买了三名维利亚多的贴身侍卫,趁他熟睡的时候刺杀了他(见下图2,维利亚多之死)。完事以后这三名叛徒喜滋滋的来找罗马将军西皮奥领赏,没想到的是罗马人太狠了,西皮奥眼睛也不抬一下,挥了挥手,说:“罗马从来不奖赏那些杀死了首领的叛徒!”就这样,这仨人什么都没捞着!当然,抗击外来入侵者从来都不仅仅是某个领袖的事情。在维利亚多死后,卢济塔尼亚人的抗争还持续了很长时间。在前80—前72年,罗马的政治逃犯塞尔托里奥(Sertório)也加入到了反抗罗马的卢济塔尼亚人之间,并成为了新的领袖。但是他同样死于叛徒的暗杀。最后,凯撒的到来使伊比利亚半岛终于得到了和平。卢济塔尼亚也从此成为继西班牙之后的又一个行省(见下图3)。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罗马人对半岛的影响是意义深远的。首先是经济结构的改变,这在上文也提到了,即农业种植作物的改变。一些新的农业机械也被引进,诸如榨油机和酒窖、粮仓、耕犁。分散的小作坊也被集中到罗马地主的门下,生产变得有组织了;同时集体经营方式完成了向私人经营方式的转变。罗马人的赋税制度的推行使那些习惯于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的原住民接触到了货币,并最终接受了货币制度。为了便于人员和货物的往来,罗马人还在半岛上修建了完善的道路交通网络,其中的许多条道路一直沿用到十九世纪;在葡萄牙沙维斯(Chaves)的塔麦卡河(Tâmega)上的石桥(见图)以及架在特茹河上通往西班牙的阿尔坎塔拉(Alcântara)的大桥迄今依然挺立着。在罗马人的统治下,里斯本逐渐成为了一座巨大的港口城市。在宗教方面,埃武拉(Évora)的戴安娜神庙遗迹(见图)是罗马传统的多神教在半岛上存在过的证据。但是这种宗教的影响并不很大。因为很快,基督教作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传入了半岛,并占据了统治地位。半岛被分为若干个修道区。其中的三个修道区的边界与今天葡萄牙的国境线大致吻合。因此可以认为,是罗马人划定了葡萄牙的国境。文化方面,语言是罗马人留给半岛上的最大的财富。关于这一点,可以参阅本人以前发过的帖子《浅谈拉丁语的发展及其演变》。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时间指向了公元五世纪。北方的蛮族开始大举南下了。细想起来这还是咱汉武帝的功劳。他老人家和匈奴打了一辈子的仗,结果打匈奴就慢慢成了汉朝的习惯,这习惯一口气保持到了东汉。公元89—91年间,东汉和南匈奴这一个老丈人一个女婿共同夹击北匈奴,迫使后者迁徙到伊犁盆地以西。虎落平阳,就是猴子也要逮着羞辱其一番。2世纪下半叶,北匈奴又遭到鲜卑追逼,被迫开始了漫长的西征过程。4世纪中叶,他们进入黑海地区,并打败了定居在黑海北岸的日耳曼东哥特人。匈奴铁骑就这样踏在了多瑙河平原之上。当地的西哥特人走投无路,请求罗马允许他们渡过多瑙河,进入帝国境内避难。罗马人答应了,但是他们没怀什么好心,反而趁人之危,拐卖西哥特人为奴。当然西哥特人也不是吃素的,蛮族么。他们发动了数次起义。378年,罗马皇帝瓦伦斯在镇压西哥特人的一场战斗中阵亡,罗马军队惨败。此后,西哥特人便以同盟者的身份在罗马帝国境内真正的安了家。为了镇压各地的起义,罗马边防军被大批抽调,一时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勃艮底人等日耳曼部落像潮水般涌入帝国。罗马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并于395年分裂为东西两帝国。下图为当时民族迁徙的大概情况。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公元411年,一群蛮族人进入了伊比利亚半岛。他们是阿拉诺人、汪达尔人和斯维汇人。阿拉诺人(Alanos)源于高加索,汪达尔人(Vândalos)和斯维汇人(Suevos)则都是斯堪的纳维亚一支的日耳曼人,后者和日后进入英格兰的盎格鲁人和萨克逊人有血缘关系。别看这些蛮族没几个人,但是他们极其迅速的摧毁了罗马人在当地的政治和行政组织,并在同时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他们没有遇到民众的抵抗。估计是因为罗马落后残忍的奴隶制度得不到倡导仁慈的基督徒的好脸色。他们把蛮族的入侵看作是上帝对罗马人的惩罚,同时也是这个不公平时代的结束。——这种对侵略者的欢迎态度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在国家的各种机构纷纷瓦解的情况下,单单教会组织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在这些入侵者当中,斯维汇人的政权保持的时间是最长的。他们占据了加里西亚直到杜罗河以南的半岛西北部地区,以布拉加(Braga)为都,并随后皈依了基督教。所以布拉加直到今天还是葡萄牙境内教堂最多的城市。

  公元416年,作为罗马同盟者的西哥特人(Visigodos)来到伊比利亚半岛,任务是驱除阿拉诺人、汪达尔人和斯维汇人。阿拉诺人和汪达尔人很快就被战胜了。但是已经建立了牢固的政权的斯维汇人则没那么容易屈服。两个民族在半岛上的争霸战持续了一个半世纪,直到公元585年斯维汇人才彻底被西哥特人击垮。没有什么文化的西哥特人只是沿用了罗马人的社会和经济结构,但是他们在三个世纪之内确实成为了半岛的实际统治者。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西哥特王国也就顺理成章的在伊比利亚宣告成立,并定都托莱多(Toledo)。公元589年,西哥特人正式皈依天主教。公元654年,颁布了国家法典性质的西哥特大法。整个伊比利亚半岛无论在土地上、宗教上还是法律上都实现了空前的统一。中世纪封建社会的雏形也在这时形成了。下图是半岛在统一之前的情况。绿色地区为斯维汇王国,粉红色的是巴斯克地区,南方浅绿色的是拜占庭帝国曾经一度占居过的地方。(至于中间的红色地段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地图说明是西班牙语,别的我都能认出来,就这个认不出来是在说什么~~)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西哥特人是一群只会打仗的文盲武夫(如下图),但是他们凭借武力占据了土地。于是劳苦大众就开始为他们耕种劳作,进行生产活动。一群文盲靠另一群文盲养活。谁掌握知识呢?教会。由于当权者从满腹经纶的罗马人变成了睁眼瞎的蛮族,教会就自然而然的占据了对知识的垄断地位。这就是中世纪贵族——教会——平民的基本社会结构。其实仔细考察一下印度的种姓制度我们也不难发现,这里也有一个武士阶层——刹帝利,和一个垄断知识的阶层——婆罗门;只不过印度对劳动人民细分化了而已。可见印欧语系的各民族不仅语言相似,就连社会组织形式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当这群文盲贵族还在享受着不劳而获的生活的时候,在遥远的阿拉伯半岛上,裹着白头巾的大胡子们已经开始为圣战磨刀霍霍了。公元630年,先知穆罕默德征服麦地那,伊斯兰教占据了半岛宗教的主导地位。到642年,叙利亚、巴勒斯坦、伊拉克、埃及和波斯的绝大部分土地上都开始回响唤礼人“晨拜胜于睡眠”那洪亮的召唤。661年由于哈里发阿里的被刺身亡,阿拉伯世界经历了一次大的动荡。不过随后倭马亚王朝的建立迅速恢复了秩序,并将阿拉伯弯刀挥向了北非。698年,地中海名城伽太基落入穆斯林手中。698年至709年,他们又占领了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地,并为这片土地起名为马格里布。如此一来,狭窄的直布罗陀海峡便暴露在了真主的光辉之下。“伟大的真主啊!若不是面前海洋的阻挡,我将继续向前,一直到达西方那些未知的王国,传布你的圣名,挥剑指向那些不信奉你,而信奉其他神的国家。”将军乌克巴·伊本·纳菲的这个誓言在711年得到了实现。这一年正值先知开始布道(612年)一百周年。以北非柏柏尔人为主力的穆斯林军队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犯西格特王国。王国的主力在瓜达赖特(Guadalete)战役被穆斯林彻底击败。无奈的基督徒们向北溃逃,一直到半岛北部的阿斯图里亚山区(Astúrias,见下图箭头所指地区)。穆斯林的骑兵优势在山区无法施展,让基督贵族们逃过了一劫。之后,阿拉伯军队又越过比利牛斯山,入侵法兰克王国。全欧洲为之震惊,赶忙组织起来迎击这群异教徒。在732年的普瓦提埃战役(Poitiers)中,西欧各王国的联军将阿拉伯人打败。后者就此停止了对西欧的进犯。这次是十字军运动之前,基督徒第一次在宗教的名义下团结起来向异教徒开战。从此开始,许多虔诚的基督徒贵族纷纷来到伊比利亚半岛,帮助当地人抗击摩尔人(即穆斯林)。北方的基督徒和南方的穆斯林的拉锯战就此展开,并持续连绵了将近8个世纪,直到1492年格拉纳达的陷落,阿拉伯人才真正告别了这片被他们称为安达卢西亚的土地。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由于摩尔人在各地区统治的时间长短不一,因而他们对伊比利亚半岛人民的影响程度也不一样。就葡萄牙而言,杜罗河以北的地区基本上没有什么伊斯兰的影响,但是在南方,尤其是阿尔加维(Algarve,又译阿尔加夫,就是举办女足比赛的那个地方),影响最大。当地民居都是一色儿的白,烟囱上的花纹也留有穆斯林的痕迹。尽管如此,阿拉伯文化也未能改变这里居民的基本形态。主要是穆斯林的宗教政策比较宽容,改变信仰并非强制,教堂和清真寺的大门都是敞开的,这使那些表面上改变宗教的基督徒仍然可以暗自保持原有的信仰。阿拉伯人所留下来的一影响主要集中在农业、手工业、商业、建筑、医学和数学等等穆斯林擅长的领域。现在葡萄牙语中还留有300至600个来源于阿拉伯语的词,都是些蔬菜名称、农业机械、水利工程、商业术语、科学词汇之类。一些地名也留下了阿拉伯的痕迹。总之在伊比利亚半岛上,碰见“阿尔”(Al-)开头的词多半就是阿拉伯语留下的。因为al-在阿拉伯语中是定冠词。下图是西班牙格拉纳达阿尔罕布拉宫内的狮子宫。眼熟吧?这就是KOF98里面的西班牙场地。

  话说回去,受到普瓦提埃战役胜利的鼓舞,躲藏在北部山区的西班牙贵族们组织起来开始了所谓的“光复”运动。最初的领袖叫做皮拉伊奥(Pelágio),但是这个人物仅仅是10世纪的骑士小说中的传说中的国王而已。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斗,北方的大片土地又回到了基督徒的手中,同时新的王国也纷纷成立了,它们是:莱昂(Le?o)、卡斯蒂利亚(Castela)、纳瓦拉(Navarra)和阿拉贡(Arag?o)等(见下图)。公元1094年,两位来自法国鲍尔哥尼亚家族(Borgonha)的两名骑士来到了莱昂王国的宫殿中,向国王表示,他们愿意向国王效忠,投身于抗击异教徒的前线。他们就是堂兄弟雷蒙多和恩里克。正是他们的到来揭开了葡萄牙自身的历史篇章。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另外,关于文中提到的几条河流,杜罗河指的是从波尔图入海的那一条,特茹河则是里斯本的入海口。

  如图,杜罗河流域。红色区域是产葡萄的地区。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在看这张半岛全图。右上部位注入地中海的大河就是被希腊人称为Iber或Ebro的那条。左侧从上向下数第二条就是杜罗河,第三条是特茹河。

葡萄牙通史(一) - casanouva - Liberdade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